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我被几个男的玩爽到死)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27 娱乐花边 1886

花宇一个抬手,花胡就识趣的退下去了,随即说道:“我花家接连失去两枚暗棋,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花宁问道:“那东西找到了吗?”

    闻言,花宇摇了摇头。

    见状,花宇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花沐适时说道:“宇儿,那东西非同小可,你加派人手,务必尽快找到,现在最要紧的是还是把叶家的事处理好。”

    思索了片刻后花宙说道:“不妨先派人去把杀了叶明的那几人抓来,随后带着花胡一起上门道个歉,许点好处,此事也就过了。”

    闻言,其余几人都点点头,花宇拍板道:“这事就交由你去办吧!”

    闻言,花宙道了声好:“好!”

    几人就准备留开了,在花宙即将踏出门口的时候花宇有开了口:“他回来了,你就带着他一起去办这事吧!”

    花宙先是一喜,随即眼神暗淡下来,也慢慢离开了。

    这边的肖舜依旧是研究手札,指导药灵儿修习,丝毫不知道的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叶花两家达成了一致。

    可能是因为肖舜的动作太过于决绝,叶家需要时间来缓合,所以倒是让花家花宙抢了先。

    就在药灵儿伤势大好,肖舜准备带她出门历练的时候,花宙山门来了。

    与前面几次的粗鲁叫门相比,他们这次简直不要太斯文。

    “你准备好了没有嘛,还有多久可以出门呀?”肖舜站在院里,神色有些不耐烦的对着药灵儿喊到,毕竟他已经在外面等了他接近一个小时了。

    “来啦,来啦!”药灵儿一边开门,一边对着肖舜说到,脸上也有些烦躁,毕竟没有人喜欢被人隔三差五的催促。

    就在这是一阵规律而响亮的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咚咚咚!”

    听见声音肖舜和药灵儿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因为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现在是不会有人上门买药的。

    随即肖舜就淡定下来,一边走去开门,一边出声询问道:“谁呀?”

    门外传来应答声:“在下是花家的人,特地前来道歉的!”

    闻言,药里也站起身来,轻声的对着院里的两人说道:“道歉,现在才想起来嘛!只怕是先礼后兵,暗藏祸心啊,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哦!”

    肖舜点了点头,随即打开了门。

    打开院门就看见两个人,是的,只有两个人,与先前叶家的阵势也大不相同。

    门外站着的正是花宙,他的右手下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人,就距离他一步远。

    看着大门打开,门外的两人也抬头看了过来,在看见肖舜的时候,那个黑衣男人的瞳孔放大了一下,立刻就恢复了正常,对此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

    “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花宙往院内看了看,随即对着肖舜说道。

    看了看两人,肖舜随即侧身,用余光扫了扫药里和药灵儿,对着两人说到:“哦,那就请吧!”

    随着两人的靠近,肖舜发现花宙身边的人身形有些眼熟,但是容貌自己确实没见过,也有短暂的出神,旋即一眨眼,醒悟过来了。

    此时的肖舜也在心里暗自揣摩着自己和那个黑衣男人是否见过,或者他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药里看着走进来的两人,眼神的余光也看到了心不在焉的肖舜,对着药灵儿轻声说道:“灵儿,既然有客人上门,去切一壶茶来!”

    药灵儿看着院里的几人,也是明白过来,这是想让自己离开的意思,随即转身离开了。

    在药灵儿离开的时候,药里对着花宙二人说道:“来者是客,请坐!”

    闻言,花宙淡然的笑了笑,坐在了靠近墙壁的藤椅上,黑衣人也站在了花宙侧前方一米的位置。

    看着坐下的的花宙和站着的黑衣人,肖舜也明白了,对方这次也是来者不善的。因为花宙看似坐下了,但是他的位置是最容易离开这里的,而黑衣人站着的距离和角度同样是最好的保护地点。

    花宙坐下后,率先打破沉默,浅笑着开口说都:“药先生,是我花家对下属管教不严,给你及家人带了麻烦和困扰,我很抱歉!”

    闻言,那黑衣侍从立即掏出一袋东西,恭敬的双手捧着。

    说罢,就抬起头诚挚的看着药里,随即示意黑衣侍从把手里的东西拿给药里。

    见状,侍从立即捧着手里的东西朝药里走来,等走到他跟前的时候,把袋子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随即放在了晾药的架子上,便退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肖舜和药里的目光都看向了打开的袋子,里面赫然放着十来枝灵芝草,根根都是珍品,还有十根金条,整整齐齐的推砌在一起。

    看着眼前的灵芝草,肖舜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自己在天星城外尧山上见过也这人身形相似的黑衣人,但是一直没有看见他的面貌,自己一时也不能确定。

    肖舜悄声的自言自语道:“我一定要想办法让这人开口!”

    随即咧开嘴笑着说道:“真是大手笔呢!就是不知道两位说的道歉是为何道歉了?”

    闻言,药里也点点头,虽然他心里也被对方阔绰的手笔惊了一下。

    这里面注视着这一切的药灵儿此时端着茶水出来了,将其放在一旁,随着两人说到:“不用了,这不是你们做的,不需要你们的道歉和礼物!”

    说完就将袋子里的东西收拾好,一把扔给了黑衣侍从。

    见状,花宙的脸上瞬间阴沉了下来,那个黑衣侍从立即呵斥道:“臭娘们,不要不识抬举!”

    闻言,肖舜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了,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心里不禁暗自想到,这个人怕是留不得了!

    原来在眼前的这个黑衣侍从就是在尧山把自己打落山崖的那个黑衣人。

    说完这话,黑衣侍从也反应过来了,眼神朝着肖舜射了过来。

    花宙此时也注意到了两者的异样,随便对着黑衣侍从便问道:“阿达,你和这小子认识?”

    那个叫阿达的男子随即摇了摇头,对着花宙说道:“不认识,只是在天星城外的尧山上见过一面。”

    “天星城!”药灵儿惊讶出声,对着肖舜说道:“你还真是敢呀!”

    闻言,花宙也一副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

    说着还上下打量了肖舜片刻,随即笑了笑,对着他们三人说道:“原来只当你们是来历不明,却是想到不你们居然是天星城派到我们龙州城里的卧底呀,也难怪你们有如此胆量了。”

    说罢,一边从凳子上站起来,一边示意阿达把东西收起来,也不再理会院里的三个人,就朝着门口走去。

    在即将走出院门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说道:“三位,目前看来道歉是没有必要了,但是为龙州城拔出钉子我花家是义不容辞的!三位,祝好运了哦!”

    说完就大笑着离开了。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肖舜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杀意。

 0od3zgwq03a.jpg

在带着花宙离开肖舜身边后,阿达猛地吐出一口血,随即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个阴险狡诈的卑鄙小人,今日我定然要你性命。”

    说完,就猛的发动真气,地面上的剑先是剧烈的抖动着,随即唰的一下飞到他的手上。

    握着手里的剑,阿达就没有丝毫余留的将真气灌注其上,快速舞动剑身,一道剑影便飞快的朝着肖舜略过来,连带着还能听见空气的撕裂声。

    肖舜自己也明白,自己可以用诈死这招骗花宙过来查看,继而用匕首伤他,下毒。

    但是对于修为在自己之上的阿达,这些都是没有用的。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剑意,肖舜也只能拼尽全力,不惜将自己体内的灵气耗到枯竭,万相诀也极速运转着,两只手挥动出残影,连续挥出五掌。

    随即他也面色煞白,身体脱力的跌坐在地上。

    剑意与第一道掌印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连带着附近的花楼都晃了晃。

    几乎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掌印也与剑意连续发生碰撞。

    碰撞形成的气浪使附近五米内的花楼的装饰开始如狂风过境般的往下掉,甚至有的门窗都开始倾斜,随即在最后一声碰撞声里掉了下来。

    随着动静的越来越大,肖舜的面色也越来越不好看。

    他看着剑意在连续的碰撞声里面越来越弱,在最后的一次碰撞中彻底消失,眼里有片刻的放松,随即他又戒备起来。

    “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然就不好脱身了!”

    因为他听到有一阵整齐规律的脚步声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跑来了,这应该是叶家的巡逻队,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用不了多久也该到了。

    将回气丹以不要钱的姿势往自己嘴里倒去,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气海有了灵力的涌动,肖舜随即舞动这匕首朝着阿达杀去。

    这样强烈的对招对于阿达而言,他的灵力也是吃不消的,所以此时他的面色虽然比肖舜些,但是气息也极为紊乱,他也没有时间调息,因为肖舜还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

    虽然他很想带着花宙离开,但是他也知道这得是在杀了肖舜之后。

    看着自己的剑气接连被破,他也在心里暗自后悔,自己当初在击落肖舜之后就应该去检查一下,或者直接一剑封喉之后再将其抛下的。

    但是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了。

    看着肖舜快速的往自己杀来,阿达有片刻的迟疑,随即也挥动起手里的长剑与他打在一起。

    就是刚刚那片刻的出神,就被肖舜抓住了机会,狠狠地给了他背部一击,连匕首都没有来的及拔出,他的余光就扫到了巡逻队的身影,随即快速的掠开了。

    这是花楼里面的人也被这惊天动地的音响吵醒了,陆陆续续的冲到门口,在看到眼前这样狼藉的景象后,破口大骂着。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干的?”

    “这些个混蛋,这么挑在这里打架呀!”

    “我的个天爷耶,这让老娘怎么做生意呀?”

    “这不是断我财路嘛?”

    “哎呦喂!这让我们还怎么活呀!”

    随即看到了巡逻队的身影,好像看到救星般的一窝蜂扑上去。

    “各位爷,你们可得为奴家做主呀!”

    “您们看看,把奴家们的家伙事都折腾成这样了,可让奴家怎么活呀?”

    说罢,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为首那男子的腿,喊天骂地的哭起来。

    见状,她身后的那群女孩子也随即哭了起来,那声音让为首的男子也很是头疼呀。

    平时一个女人胡搅蛮缠起来都已经够伤脑筋的了,更不要说这么一大群人围着你边哭边叫的,那场面可也是不得不称为壮观了吧!

    看着她们的样子,那队长也是一脸嫌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耐心也耗尽了。

    低头看了看那女子,发现她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那队长也生气了,一脚将抱着他大腿的女人踹开,把脸拉的老长的喝道:“都吵吵些什么呢?都没长眼睛是吧?”

    那被踹开的女人本就是个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普通人,在那队长毫不留情的猛踹一脚后,随即滚落到一边,挣扎了几下便没了气息,然后就看见血渍从她嘴角、鼻孔、眼睛流出。

    看着这一幕,其余女人立刻止住了哭喊声,安安静静的站到了两边,只不停的用手里的帕子擦拭着眼角,偶尔发出一两声情不自禁的抽泣声。

    随着女人们的散开,那背上插着匕首的阿达和衣着完整的花宙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花宙背靠着在一面还算完整的墙上,双腿直直的伸着,双臂也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右手小手臂还残留着少些血渍。

    看着他那僵硬的动作,不难发现人已经没有了气息,但是那一双眼睛大大的睁着,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

    阿达则是背对着他们僵硬的俯爬在地上,脑袋对着花宙的方向,脸对着反方向,也就是巡逻队所在的方向,眼睛同样也瞪都大大的。

    看着两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随即一阵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啊!死了人!”

    有些胆小的女人吓得连哭都不会了,傻傻的看着两人呆坐在地上。

    有些则是与身边的人紧紧的抱在一起,眼睛也死死地闭着。

    剩下的一部分要么一股脑的冲回房间,要不就是跑到那巡逻队的后面,想把自己藏起来。

    一时间场面竟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不多时,又一对人马也赶到了现场,而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随即多了起来。

    只见一个容貌清秀的男子穿着戎装,动作利落的翻身下马,随即把手里的缰绳往马背上一扔,就提着长枪朝着大家视线的集中地走来。

    在看到中间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两人后也有短时间的慌神,但是即刻就恢复了,对着身后的人喊到:“将死者都抬回营地,其余人就地看管起来不得离开半步!”

    身后穿着统一服装的士兵应声回到:“是!”

    然后,那男子对着巡逻队长说道:“你让你的人不要乱动,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

    那队长面上点了点头,但也对着手下的人做了个手势,一个站在巡逻队中间的人立即跑出去了,瞬间没了踪影。

    见状,那戎装男人面色不善的说道:“呵呵,叶家人可真是嚣张呀!”

    闻言,那巡逻队队长也语气不善的呛声道:“你杨家人不是也高调的很嘛!”

    原来呀,这两位领头者竟然都是五大世家的人,也难怪看见死者后的反应都那么的微妙。

    龙州城的五大世家从外表上看起来还是很和谐的,但是实际上每家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不然在实力高于天星城的情况下,也不会迟迟没有做决定。

    戎装男人是杨家二爷杨越的二儿子,杨简。

    他杨家一直掌握这龙州城的一半军权,所以对于近日花家和叶家发生的事也是略有耳闻的,只是不知道各中内情,所以他也是很希望花叶两家就此决裂的。

    那个巡逻队长名叫叶显,是叶家老大叶正的小儿子,他在看到花宙死在自家地盘上很是震惊,联想起最近发生的一切,他一时之间没有拿定主意,这才让杨简抢了先,为此他很是懊恼。

    所以他才会在杨简说将两人带回军营的时候,赶紧让人回去报信。

    因为他知道,从这一刻开始龙州城五大世家只见的平衡,恐怕是维持不住了。

    龙州城要变天了,这是在场所有世家子弟心中共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