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火(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全文阅读

2021.10.25 娱乐花边 1651

梁茗雪不以为然道。

  冯宁安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出声道:

  “你不信,那就算了,这汤包不错,我尝尝!”

  话音未落,冯二少伸手拿了只汤包,放在嘴里。

  “放下,汤包是我的,谁同意你吃的?”

  梁茗雪怒声道。

  冯宁安边吃边说:

  “一个汤包而已,你至于这样吗?”

  “咦,这汤包味道不错,我再来一个!”

  梁茗雪见状,连忙伸手护住汤包和蒸饺,急声道:

  “不行,这是我的,滚远点!”

  冯宁安说再吃一个,但梁茗雪说什么,也不同意。

  “真小气,汤包而已,当成山珍海味了!”

  冯宁安一脸不屑道。

  “这可是云福记的汤包,山珍海味也不如它好吃!”

  梁茗雪冷声怼道。

  “郭主任,云福记的汤包很出名吗?”冯宁安好奇的问。

  作为冯家二少,冯宁安吃过全国各地的美食,刚才那汤包确实挺好吃!

  “云福记的汤包、蒸饺和五丁包都很好吃!”

  郭仲明赞同道。

  冯宁安听到这话,目光落在梁茗雪手中的汤包和蒸饺上。

  梁茗雪见到他的目光投射过来,连忙伸手折腾,不留任何可乘之机。

  “青云,你手上是五丁包?”

  冯宁安退而求其次。

  “是的,冯少!”

  宋青云边说,边递了一只过去。

  “谢谢!”冯宁安接过包子吃起来。

  冯宁安由于睡过头了,没来得及吃早饭,这会正饿着呢!

  “嗯,这包子也好吃!”

  冯宁安连连点头。

  “青云,把你手上的包子吃掉,不准给这家伙吃!”

  梁茗雪怒声道。

  宋青云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柳云杰见状,上前一步,出声问:

  “茗雪,你怎么样,没什么异常吧?”

  冯宁安借机从宋青云手中拿过另一只包子,大口吃起来。

  梁茗雪狠瞪冯宁安一眼,柔声道:

  “云杰哥,我没事,黄院长说,观察两、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柳云杰对梁茗雪的身体状况非常关心,如果留下什么后遗症,那可就麻烦了。

  “没事就好!”

  柳云杰出声道,“你在医院里多休养两天,千万别急着出院!”

  “好的,云杰哥,我这也算工伤,你得让姓冯的给我报销医药费。”

  梁茗雪急声说。

  “没问题,医药费包在我身上!”

  冯宁安信誓旦旦道,“只要医院收,我一分也不会少给!”

  梁茗雪治疗本就没花多少医药费,她又是县委书记的朋友,医院绝不会收医药费的。

  看着一脸得意的冯宁安,梁茗雪沉声说:

  “医药费收不收和我无关,但还有误工费、营养费,这些一分钱也不能少!”

  冯宁安听到这话,瞬间不出声了。

  梁茗雪并无大碍,柳云杰和冯宁安都放心了,和她打完招呼,出门而去。

  “青云,你和仲明陪宁安去下面走走。”

  柳云杰沉声道,“老君洞就别进去了,免得再出意外。”

  “好的,老板!”宋青云应声道。

  “对了,你们先去真武镇,让蔡书记陪你们下去!”

  柳云杰出声道。

  宋青云知道老板口中说的蔡书记,指的是真武镇党委副书记蔡秋江。

  柳云杰对蔡秋江如此重视,看来他找过书记汇报过工作了。

  “好的,我过去前,先和蔡书记联系!”

  宋青云出声道。

  柳云杰点头,表示认可。

  真武镇干部建设工作不利, 顾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柳云杰去真武视察时,当场责令其停职,时隔多日,依然没有让他复职。

  云都县大小官员已形成共识,顾书记被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当事人,顾铭无疑是最着急的。

  这段时间几乎天天去找县长孙金荣汇报工作,恨不得将家搬到县里来。

  人事任命权在县委,孙金荣就算再怎么牛,也不敢在这事上越俎代庖。

  顾铭虽是孙金荣阵营的,但并不是他的嫡系。

  就算他被拿下,孙金荣只需将镇长崔元浩扶持上位,便万事大吉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柳云杰是否拿下顾铭,与孙金荣的关系并不大。

  顾铭意识到情况不对,转而找柳书记汇报工作。

  对于顾书记而言,只要能保住乌纱帽,改换门庭无所谓。

  顾铭觉得无所谓,但柳云杰却并不这么认为。

  据说顾铭去县委汇报工作,柳书记连门都没让他进。

  宋青云从柳云杰的话中听出,老板有意扶持蔡秋江,暗暗将这点记在心上。

  冯宁安与柳云杰挥手道别,上了大奔。

  宋青云负责驾车,郭仲明则坐在副驾上,陪同冯二少考察。

  车到半路时,宋青云的手机响起。

  见是真武镇党委副书记蔡秋江的电话,宋青云将手机递给郭仲明,请他帮着接听。

  蔡秋江在电话里说,他正在云都往真武的路口等着。

  郭仲明将车牌号告诉他,让他稍等,他们十来分钟就到了。

  蔡秋江听后,连声称是。

  车到真武镇路口时,宋青云见蔡秋江站在路边,冲他摁了两下喇叭。

  蔡秋江正在凝神看车牌号,听到喇叭声后,连忙上车,紧跟在大奔车后,向前驶去。

  宋青云注意到蔡秋江亲自驾的车,并未带司机。

  蔡秋江对柳云杰交给的任务,非常重视,由此可见,他是个极有抱负之人。

  宋青云顺着昨天陪梁茗雪考察的线路,领着冯宁安先去了云桥乡,随后往六塘。

  中午,一行人在六塘乡的小饭店里吃午饭,巧遇六塘乡长谢鹏。

  谢鹏和蔡秋江的关系不错,一个劲打听他们过来的用意。

  蔡秋江推说,他陪郭主任、宋秘书过来,并不知具体情况。

  谢鹏对郭仲明和宋青云非常客气,给足了两人面子。

  吃完饭后,四人并未多待,径直告辞走人。

  谢鹏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下午,驾车赶到县委去向柳书记汇报工作。

站在六神山前,冯宁安饶有兴致的说:

 00n2fts4wkv.jpg

  “这山虽然不高,但在这颇有几分鹤立鸡群之感,是个不错的开发点!”

  “没错,冯少!”

  郭仲明出声道,“六神山是成仙得道的福地,必定会为你带来滚滚财源!”

  经过这两天的接触,郭仲明也改口称冯宁安为冯少,而不是冯总。

  “郭主任,借你的吉言!”

  冯宁安笑着说,“郭主任,你先上去,我问青云一件事!”

  “好的,冯少!”

  郭仲明虽有几分疑惑,但却丝毫也没表露出来,快步向山上爬去。

  宋青云更觉懵逼,不知冯二少找他聊什么。

  “青云,来,抽支烟!”

  冯宁安递了支烟过来。

  宋青云轻道一声谢谢,接过烟后,先帮冯宁安点上火。

  “昨天,梁茗雪就是在前面那洞里被蛇咬的?”

  冯宁安看似随意的问。

  “是的,冯少,那洞分为内、外两部分,梁总就在内洞被蛇咬的。”

  宋青云实话实说。

  冯宁安轻点一下头,沉声道:

  “等从山上下来,我们也进去瞧瞧!”

  宋青云听后,觉得头大不已,心中暗道:

  “你们有钱人怎么都有这爱好,哪儿危险,偏往哪儿去!”

  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宋青云绝不会当着冯宁安的面说出来。

  “冯少,老板临走时,特意叮嘱,千万不得进老君洞。”

  宋青云一脸正色道。

  梁茗雪被蛇咬了,如果冯宁安再被咬,柳云杰可就没法向双方家长交代了。

  “怎么,你觉得我会和那丫头一样蠢?”

  冯宁安不以为意道,“这么大人竟然被蛇咬了?”

  宋青云抬眼看向冯宁安,低声道:

  “蛇咬人可不看智商!”

  “你说什么?”冯宁安冷声质问。

  “没……没什么!”

  宋青云连连摆手,出声道,“我说还是别进洞为妙!”

  “不行,必须进去,否则,那丫头不得笑话死我!”

  冯宁安一脸正色道。

  宋青云这才明白过来,冯二少执意进老君洞,原来是怕梁茗雪笑话。

  冯宁安扫了宋青云一眼,出声问:

  “青云,你跟在柳书记后面,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宋青云听到问话后,愣在当场,他不明白对方问这话的用意何在。

  冯宁安见宋青云不答,补充道:

  “我说的是所有收入,包括工资和其他收入,你懂的!”

  宋青云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

  “冯少和老板是铁哥们,不会是老板让他来试探我的吧?”

  想到这,宋青云急声道:

  “冯少,我只是个小秘书,哪有其他收入?”

  看着宋青云一脸慌乱之色,冯宁安郁闷不已,出声道:

  “这事和你老板无关,实话实话就行!”

  “我的工资加津贴、奖金,一个月满打满算,也就在五千左右。”

  宋青云边说,边抬眼瞟冯宁安。

  2000年前后,芜州市的公务员收入大抵如此,宋青云并未说谎。

  冯宁安听后,轻点一下头,沉声道:

  “一个月五千,一年也就是六万!”

  “青云,这样吧,我一年给你十五万,你跟我干,怎么样?”

  宋青云没想到冯宁安竟出重金挖他,愣在了当场。

  “我说的是真的,不开玩笑!”

  冯宁安一脸正色道,“你如果同意,今天就可以签合同!”

  宋青云彻底懵了,急声说:

  “冯少,老板他让我陪你考察,不是……”

  宋青云有点语无伦次,连他自己都不知想要说什么。

  冯宁安误以为宋青云担心柳云杰不放人,出声道:

  “杰子那你别担心,一切有我!”

  “昨天,我和他提过这事,他说只要你同意就行!”

  看着冯宁安一脸正色的表情,宋青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并非忽悠他。

  为了帮妹妹治病,宋青云背负三十万的债务。

  以他现在的收入,就算不吃不喝,也得五年才能还清。

  如果在一个月前,宋青云还在气象局时,冯宁安如果这么说,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现在则不然。

  在气象局虽也是公务员,但却没有任何前途。

  冯宁安答应给其十五万年薪,只需两年,就可将妹妹治病的借款还清,何乐而不为?

  现在,岳父已将欠条付诸一炬,宋青云再无还款压力。

  除此以外,最关键的是,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前途一片光明,没必要另辟蹊径。

  “冯少,谢谢您对我的关照!”

  宋青云出声道,“我这人习惯朝九晚五的生活,待在体制内更适合。”

  冯宁安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出声问:

  “你不要再考虑考虑?”

  “谢谢冯少!”

  宋青云一脸淡定道,“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不想改变!”

  冯宁安抬眼看向宋青云,出声问:

  “你是不是事先就和柳云杰串通好了,否则,他怎么会如此有把握?”

  “老板没和我说过这事!”

  宋青云淡定作答。

  冯宁安叹了一口气,沉声道: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上山吧!”

  宋青云不敢怠慢,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

  冯宁安一马当先,快步向山顶冲去。

  三分钟后,冯宁安的脚步放缓,气喘如牛。

  宋青云见状,心中暗道:

  “你这身子也太虚了,怎么着也该坚持十分钟呀!”

  上到山顶,冯宁安气喘吁吁,足足坐了十来分钟,才回过神来。

  “这景色真不错!”

  冯宁安出声道,“可惜山顶太小,否则,间隔酒店,俯瞰美景,一定会大受欢迎!”

  六神山并不大,要想在山顶建造酒店,绝无可能。

  “冯少,我们这的乡村田园风景很不错吧?”

  郭仲明地上一支烟,出声道,“你可要多投点资,书记想通过生态农庄特色旅游项目,拉动全县的经济发展呢!”

  柳云杰对生态农庄特色旅游寄予厚望,想要以此来振兴云都的经济。

  冯宁安一脸正色道:

  “总体感觉不错,垂钓与登山可作为两支点,走,下山去老君洞看看!”

  “冯少请!”

  郭仲明面带微笑道。

  “冯少,您不要再休息一下了?”

  宋青云出声道,“上山容易下山难!”

  “瞧不起谁呢?”

  冯宁安一脸不屑道,“我一定在你们前面下山!”

  宋青云和郭仲明互相对视一眼,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