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玩美妇岳|被惩罚用夹子夹Y蒂

2021.10.23 娱乐花边 680

那肃杀的气氛,明显拒人于千里之外。

    陈玄丘站住了,看着她拄剑挣扎,自己站起。

    姑娘似乎受伤很重,挣扎了半晌,才不支地站起。

    但是陈玄丘就站在那儿,丝毫没有上前搀扶一把的意思。

    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娇弱不支的美人儿,不该大起怜惜之心的么?

    但是,陈玄丘仿佛没有心。

    他的目光落在了姑娘的大腿上,那里有鲜血渗出,红的。

    所以……她不是天界仙人?

    陈玄丘的目光终于柔和下来,上前一步,道:“姑娘,你是?”

    黑衣女子终于站稳了,冷冷地盯着陈玄丘:“少装蒜了,这里是紫菡洞天,还会有别人吗?你是紫菡魔头的弟子吧?”

    她苍白的脸颊就像风雨过后的一朵山百合,憔悴,但不失清冽无暇的纯美。

    人虽已不支,可剑,仍是笔直地举了起来。

    “盘长紫金葫,本是我门中至宝,当初是那紫菡魔头杀人夺宝,抢过去的,我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带回师门去!”

    不等陈玄丘再说,她已大叫一声,一剑向陈玄丘刺来。

    纵然已如风中蒲柳,柔弱不堪,但这一剑,仍是刺出了微弱的剑芒,“嗤”地一声,犀利无比。

    只是准头已经差了许多,陈玄丘只是微微侧身,几乎没有怎么闪躯,便轻松避开了这一剑。

    姑娘似乎情急不已,咬紧牙关,只是连连出剑,剑气如虹,因为散乱,像极了乱披风,一个不慎,倒也可以中招。

    刺到第十三剑时,陈玄丘眉头一皱,屈指一头,“铮”地一声,姑娘手中的长剑便脱手飞去,呼啸着划出一道笔直的毫芒,“卟”地一声,贯入一棵大树,直没至柄。

    姑娘受这劲气一震,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不甘地瞪着陈玄丘,却终是不支地倒下,闭上了双眼。

    她这一摔,怀中“咕噜噜”滚出一只葫芦,葫芦色呈紫金,上边有一道道隐隐的红色纹路。

    这葫芦甫一出现,便有毫光隐隐,若非陈玄丘一双神目,看去只是一团氤氲的紫金色光芒,哪里能看得清它的模样。

    葫芦散发的毫芒,透着无上的威慑,但凡有些修为的,就能感觉出,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一个昏迷不醒、毫无还手之力的美人儿,

    一件似乎拥有着极大威力的法宝,而且它既是葫芦所成,就算不是先天法宝,也是难得的后天极品灵宝,绝非大多数后天炼制的宝物所能比拟的。

    一美人儿,一宝葫,都在面前,予取予求。

    无论你想要哪一样,甚而全都拿走,据为己有,都只是一动念、一举手之力。

    当然,哪怕你没有贪心,只是想救下这个姑娘,你也要俯身上前,将她抱起,将她的葫芦拿起。

    而且,先前有那小萝莉的话先入为主,再加上她方才一番作戏,陈玄丘还会怀疑她的身份?

    哪怕是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宗旨,又或者是对她的身份稍有好奇,都不该弃之不顾吧?

    瑶池算计的很清楚,只要陈玄丘上前搀扶她或者抱起她,立即释放西华至妙之炁,镇压陈玄丘的肉身与灵魂。既而以碧玉两仪分水簪,一击之下将其重伤。

    同为三尸准圣境,以有备算无备,先将他重伤,接下来就只能任其施为了。

    如果他起了贪心,先去拿那葫芦,只要葫芦一到他手中,立即发动,吐出素色云界旗,将他生生困入其中,再以金葫芦将其拿下。

    那么,他是先扶人,还是先取葫芦呢?

    黑衣美人肌肤胜雪,倒在陈玄丘脚前的样子,隆臀窄腰,曲线迷人,心中却是急如电闪,蓄势待发。

    陈玄丘果然没有掉头就走,那是非人的反应,本就不可能。

    他动了,脚下只一动,俯首向下的瑶池唇边便逸出一丝得意的浅笑。

    但是,这丝浅笑马上就冻结在了她的脸上。

    陈玄丘……在干什么?

    “咔嚓、咔嚓!”

    陈玄丘在折松枝,他一举手,便将一枝长生翠绿银针般的松枝折了下来,然后“戚里咔嚓”,没几下就折成了一个小木人形状,一口气儿喷在那小木人身上,向前一抛,便化作了一个形容木讷、身着绿裳的女子。

    “去,将那姑娘的葫芦捡起,再把她抱起来!”

    陈玄丘一声令下,那松枝所化的绿裳女子便稍显僵硬地转过身子,朝俯卧在地的黑衣女子走去。

    “可恶!这混帐,狡黠如狐!不对,他就是一头狐狸!狐疑之心甚重,本宫万无一失的计划,竟也拿不住他!”

    瑶池俯在地上,恨得银牙暗咬。

    眼见那松枝少女蹒跚走近,瑶池呻吟一声,挣扎了起来。

    似乎迷迷瞪瞪刚刚苏醒,突然发现有人接近似的,瑶池惊呼一声,一掌扬起,“砰“地一掌将那毫无防备的松枝少女拍了出去。

    她探手入怀,摸出一粒丹药,吞入腹中,苍白的脸颊顿时泛起一阵病态的血色。

    瑶池真的是很细心了,特意服下一枚丹药,并且用神力逼出异样神色,叫陈玄丘看在眼中,也只以为这种丹药虽能催发潜力,于服用者却有极大的副作用,所以她才迟迟没有服用,以免露出破绽。

    只要陈玄丘不能确定她是敌非友,就不会全力以对,这样她就还有机会。

    “姑娘切勿莽撞,在下并无恶意……”

    陈玄丘摊摊手,正要解释一番,但这清冷高傲的少女显然无心听他解释。

    丹药服下,催化潜力,她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一招,那插在树上直没至柄的宝剑,便飞回她的手中,她复又把那葫芦收起,纵身就逃。

    她,逃了。

    陈玄丘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她,因为他不认为紫微帝星上的四御想攻击北斗七星或者破坏截教重立大典,会只派一人伏击于他。

    毕竟,他已成为三尸准圣境修为的事是瞒不住人的,四御想对付他,怎么也该派出两位帝君才行吧?

    而且堂堂天庭上帝,哪有藏头露尾、变化害人的道理,他们的尊位限制了他们的行为。

    所以,眼前这人,不可能是任何一位帝君。

    陈玄丘也根本没有想到,天后瑶池,竟然离开了万载不离的昊天宫,来到这里。

    只是,未曾怀疑她是天界中人,却也不代表就对她毫无防范。

    尤其这女子性情本就莽撞,因为身在敌人洞天之中,更是戒心重重。

    但此刻瑶池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个对他有戒心者本能的反应,便是以陈玄丘之智识,也彻底消除了戒心。

    彼此素不相识,她逃便逃了吧。

    陈玄丘摸了摸鼻子,想着,得赶紧破开这洞天秘境,汇合龙吉与众剑侍、众春姬,截教大典,我这最为重要的捧场者,可不能迟到了。

    接着,他就看到,那窜飞而起的黑衣女子,刚刚飞掠出不远,便“卟嗵”一声摔了下去,林中鸟雀,惊飞而起。

    陈玄丘:……

    罢了,那就救下她吧。

    这姑娘虽然像个浑身是刺的刺猬,但是只要说开了,她也未必会胡乱动手。

    她既是潜入这秘境之人,说不定知道如何离开。

    陈玄丘大袖一甩,掠向前去,就见她又摔在地上了。

    嗯,美人就是美人儿,不管是坐是卧,是仰是俯,都是美美哒。

    此时,她是仰卧于地,双目紧闭,唇边还有一丝殷红的鲜血,衬得那肌肤愈显白皙。

    仰卧之姿,胸前形态仍旧耸挺姣美,并未摊软下去,当真弹性无敌。

    陈玄丘无暇绮思,只是目光一扫,便很君子地收回目光,快步走向前去。

    既已戒心全消,倒是没了那许多防范。

    “姑娘?姑娘?”

    陈玄丘蹲身唤了几声,瑶池凤目紧闭,恍若未闻。

    陈玄丘刚才竟用松枝化人来扶她,连那神出鬼没的侍女都不用,显然对她充满了戒心,自己不想靠前,又担心侍女修为太弱,为她所伤。

    所以,这一次她沉住了气,一定要彻底打消陈玄丘的戒心,待他近身,全无防备时再出手。

    陈玄丘试了试她的鼻息,鼻息微弱而散乱。

    陈玄丘皱了皱眉头,看到她大腿上伤势,便走怀中摸出一粒羲茗所炼的丹药,想捏碎了敷在她的腿上。

    只是那伤处似是一道剑伤,裈裤上只有一道划痕,方才匆忙逃跑间多了位置,这样捏碎的药粉,便无法敷个正着。

    于是,陈玄丘便收了丹药,单膝跪坐于地,想把那裈裤撕开一道口子,再为她敷药。

    “嗤啦”,裤腿撕开,大腿浑圆如玉柱,粉光致致,莹白如玉,只是伤处血迹蜿蜒,影响了美感。

    陈玄丘重新取出丹药,一手扶着她大腿,便要捏碎丹药,将药面儿撒上。

    “就是此时!”瑶池强抑激动。

    她“昏迷”时,手中仍紧握着长剑,只是二人离得这么近,那剑想举起,再刺向陈玄丘也难。

    但是,这剑实是她的碧玉两仪分水簪所化,恢复簪子形态,趁着陈玄丘正俯身为她大腿专心敷药,只一簪,若刺中太阳穴,登时就能锁了他的元神,叫他一丝神通也使不出来。

    瑶池暗喜若狂,唯恐心跳骤然变得剧烈,叫他有所发现。

    陈玄丘将瑶池大腿架在膝上,一手略分撕开的裈裤,一手拈起丹药,就要捏碎了撒上。

    瑶池闭目装昏,神念注于右手剑上,准备化作玉簪,刺他要害。

    两下里正要各自有所行动,前方花木丛中枝影摇动,蓦然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一头银发,挽了个“不走落”的朝天髻,满面皱纹,似老树之皮,偏生穿了一件织金官绿的纻丝夹袄儿,系一条结彩鹅黄的锦绣裙儿,脚下一双高底花鞋,时样的干髻皂纱漫。

    满面的喜气,挺时尚一小老太太。

    小老太太手里还拿着一根松木拐杖,那拐杖却不是用来扶着走路的,就拎在手里,身板硬朗,步伐矫健。

    来人正是骊山老母,她被困进这秘境之后,心中纳罕不已,一路探寻而来,却也不见有人踪迹。

    此时,小老太太刚用拐棍儿拨开花丛,迈步出来,从她的角度,就看见一个黑衣美女双目紧闭,唇边有血,显然是被人打昏在地。

    而一个男人,却正俯身在她身边,双手探向她下体方位。

    骊山老母勃然大怒,寿眉一挑,抡起拐棍儿就冲了过去:“贼子,受死!”

瑶池正欲出手,突起发难,以碧玉两仪分水簪直刺陈玄丘太阳穴。

 0rbhzsbthgs.jpg

    此时一道神力突然袭击,骊山老母含忿而发,兼之大喝了一声,陈玄丘立生感应,身形急掣。

    瑶池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只是此时还未暴露,陈玄丘修为至少不弱于她,既然还未暴露,总不能就这么暴起杀敌啊,不然之前种种准备,所为何来?

    所以,瑶池紧紧咬住牙根,控制住了自己。

    她的法宝三界皆闻,金葫芦、素色云界旗、分水两仪簪,所以不到图穷匕现时刻,也是一样也用不上。

    三尸准圣,一举手便可擎天,一踏足便可裂地,根本不需要频繁施法,陈玄丘飞退之际,一掌拍出,便有无穷伟力,空气激荡,都为之炸开。

    虚空炸裂中,那陡然大喝的白发老妪掌中拐杖“砰”地一声与陈玄丘的手掌撞在一起。

    拐杖扬起,陈玄丘也觉一股绵柔而不失霸气的力道,就像一口虬龙鞭抽出来的劲道,透过手掌,直击肺腑。

    咦?

    陈玄丘运起真武拳意,将这股怪力震去,刚一抬头,就见那拐杖又当头劈来,势不可挡。

    这小老太婆力道诡异,陈玄丘一时不知其底细,没有硬接,而是飞身疾退。

    缩地成寸神通逆施,倏然已在千丈之外。

    “咔喇喇……”

    这一拐杖没有打中陈玄丘,却也因为势道用尽,收不及时,一杖敲在了地上,把地面硬生生砸出了一条近千丈长的深深裂缝。

    白发老妪脚下,尚是一道缝隙,越往前去,劲力散泄开来,劈开的缝隙越宽,最后百余丈竟如一道深渊峡谷,大地震动,山石崩碎,尘土扬开,宛如末日。

    躺在那儿装死的瑶池心在滴血,这是我的小秘境、我的小秘境啊,快要被他们给毁了。

    这一杖击下,陈玄丘不由得眉头一挑,

    这个白发老婆婆,竟是准圣修为?

    写书的只会打怪升级,没得情节设计,又不能让主角的战力失去平衡,才会随着主角战力提升,搞出大罗遍地走,神王多如狗来制造平衡,怎么这天道也这么逊么?

    我陈玄丘成了准圣,就弄出遍地的准圣来压我?

    他却不知,眼前这白发老婆婆竟是久已成名的骊山老母,可不是原本不为人知,突然就冒出来的什么人物。

    只是不知,她的准圣,到了什么境界。

    陈玄丘自成准圣以来,还没跟同一量级的人好好交过手,一时精神大振,立即大喝一声,冲向那白发老妪。

    白发老妪也没想到,这好色之徒竟是个准圣高手。

    堂堂准圣,竟然采花?

    这是哪个不要脸的准圣?

    骊山老母最是嫉恶如仇,性格极其强悍,看看她潜修于骊山,在历史上曾经收过的几个女弟子吧,钟无艳、樊梨花、刘金定、穆桂英、白素贞……

    个个都是又A又飒的女强人,嗯……在家里,也都是比男人还霸气的女子。

    这脾气,可都是受了乃师骊山老母的影响的。

    性格如此强悍的一个女仙,哪儿看得了男人作践女人。

    一见陈玄丘竟还敢向她还手,骊山老母怒不可遏,抡起拐杖便迎了上去。

    明明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出手竟然与以体术自傲的陈玄丘一样的霸气绝伦!一时间,二人打斗过处,山峰崩裂,瀑布倒流,平原拱若高山,高山塌陷成深谷,二人打斗余波所及,也是山林崩碎,平原皲裂,把个洞天福地,打得如同当初神魔大战

    、诸圣交手,致使大地分裂九州时一般,惨不忍睹。

    “我的瑶池秘境啊……”

    瑶池已经站起来,在原地看着,陈玄丘和骊山老母已经越打越远,远在十余座山峰之后了。

    天空中,一群群飞禽就像世界末日了一般,乌泱乌泱地飞过来。

    轰隆隆的巨响声,如同打雷一般,不时从远处传来。

    青鸾仙子翩然飞来,落在瑶池身边:“天后娘娘……”

    瑶池一举手,制止了青鸾仙子。

    “你道行低微,莫受了殃及,且避远些,听候本宫传唤。”

    青鸾仙子听了心中一凛,天后这是打算放弃智取,直接与陈玄丘一战了么?

    青鸾仙子连忙恭应一声,急急远遁。

    瑶池把牙一咬,便向二人大战处飞掠而去。

    “老婆婆本领不浅,你是何人?”

    陈玄丘一边交手,一边好奇地询问。

    骊山老母冷冷道:“等你死了,阎王殿前再去问吧!”

    陈玄丘道:“老婆婆只怕是误会了,我刚才可不是意欲对那女子不利,她受了伤,我想为她疗伤而已。”

    骊山老母性情火爆,自己亲眼所见的,难道还比不上他的狡辩,所以根本不信。

    “是么?那你束手就缚,随我前去,与那女子对证!”

    陈玄丘无奈:“老婆婆,你这可就未免强人所难了。”

    “只怕是你心中有鬼,不敢前去吧!”

    骊山老母冷斥一声,手中拐杖一挥,虚空元气澎湃,仿佛天地都化作一盘大磨,将陈玄丘辗压其中。

    但她这宝杖虽然妙用无穷,陈玄丘的修为却在其上。

    陈玄丘已经试出,这老婆婆乃是二尸准圣修为,比自己是要略逊一筹的。

    陈玄丘抬手,真武拳意发动,拳头上神光闪耀,只是一拳,就将那奇异拐杖牵动的气机打个粉碎,接着又是一拳,便向骊山老母劈面打去。

    其实,陈玄丘是留了手的,他已猜出,这老妪必是三界中有名有号的女仙,只是一时间跟自己能记起来的却对不上号。

    陈玄丘自然也不会妄下杀手,为自己树不必要之敌。

    但这一拳,也足以破开这老婆婆防御,甚而反制。

    不料,眼见这一拳劈面而来,若是硬接,必难承其厉害,骊山老母左掌一翻,却是亮出一面镜子来。

    镜中光芒一闪,骊山老母一步便迈了进去。

    感受到空间强烈的波动,陈玄丘急急收拳,险些一个不慎砸中裂开的空间,被空间裂缝削去自己一条臂膀。

    这是空间术啊!

    虽然不是凭着自己的空间法则的理解破开空间,闪避强敌,但是有此宝镜在身,却可以随时开启空间门,遁身离开。

    这是什么法宝?

    什么人拥有这样一件法宝?

    以陈玄丘之博识广闻,一时间也还是想之不到。黎山老母匆匆而走,却是突然想到,那女子还昏在林中,这时飞禽走兽俱被惊动,她在这里与陈玄丘交手,眼见得一时半刻分不出高下,可莫叫那女子被猛兽吃了,那不

    是她造了孽么。

    于是,干脆籍机遁走,先去救下那女子再说。

    一见那火爆脾气的老婆婆说打就打,说走就走,陈玄丘不禁哭笑不得。

    要追么?

    可……追去干嘛?

    不如先去寻回自己的随从和龙吉,莫要误了截教大事。至于此处的蹊跷,只能暂且搁在一边了。

    陈玄丘这样一想,便想飞到高处,辨识位置,先去寻回龙吉和自己的侍卫再说。

    不料身形刚刚纵起,一道恐怖的气息化作一道碧光,直向他的后心处刺来。

    陈玄丘身随意动,诛仙剑蓦然在手,反手一挡,“当”地一声,那碧芒化作一只碧玉盘般旋转而回,落在一人掌中,仍旧化作一柄碧玉剑。

    那手莹白如玉,指若幽兰,说不出的美丽。

    陈玄丘蓦然转身,那人持剑在手,已然须臾不让,再度刺来,口中喝道:“胆敢毁我紫菡洞天,留下命来!”

    此人青丝如瀑,白衣胜雪,气质皎若月华,容颜清丽绝世,竟是一个花信年华的美貌妇人。

    陈玄丘持剑急退,喝道:“你是何人?”

    “吾乃紫菡洞天之主,玉织仙子,你是何人?”

    陈玄丘听了,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气,虽说,他和那白发老婆婆打的天崩地裂的,这洞府主人适时出现,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