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女高中生H:公交车纯肉超H

2021.10.22 娱乐花边 1247

听这么一说,黄林峰只好点头答应:“哦,好吧,既然你这样说……那我理解和尊重你,我的老婆大人!”

  “嗯嗯,非常感谢老公你!”

  李凤给他投去赞赏和爱的目光,然后接着说:“第二个要求就是……咱俩的结婚,在没有举办婚礼发出请柬之前,不得对外界任何人泄露出去。”

  黄林峰又是一个吃惊:“啊,难道……连咱们的父母、家人都不让知道吗?”

  “家里人当然可以让他们知道,但必须要跟他们强调不能扩散出去!”

  李凤进一步解释说:“这个主要是因为咱俩的身份比较特殊,特别是我李氏家族、集团公司,如果不慬让泄露出去了,我怕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黄林峰点头认可:“哦,我明白!这么说,连你的闺蜜方清芳也不能让她知道了?”

  “是的,也不能让她知道!”

  李凤强调:“我现在最担心的人就是她啦。这段日子里,她为我哥陈龙所做的、付出的够多了。但是我哥他至今还没能治愈出院,记忆也没能恢复,对她更是没有任何好感……所以她现在的身心是最疲惫、痛苦的。接下来,咱俩得多关心安慰她才是,千万别让她伤心过度而崩溃!”

  黄林峰对她竖起大母指夸赞::“是的老婆,你考虑问题很深入、周全!”

  李凤接着又说:“第三点是,咱俩夫妻婚后生活要男女平等,互相真诚相爱,多包容与尊重。你不能有大男主义,但也不能唯命是从,你要多主导、把持咱家事业和日常生活。对咱们双万的家人,必须做到尊老爱幼、一视同仁。特别是对待我哥陈龙的事情上,咱们得永远谦让着他!这辈子,我全家人最亏欠的就是他了。他的一次次走丢、他所经受的苦难、折磨,是我们永远都无法体验、替代和弥补得了的!也许他往后的日子里,再也无法恢复记忆、不能自理生活,所以我们要做好照顾他后半生全部日子的准备,要让他幸福、安逸和平静的过好每一天,别再让他遭受任何惊吓与困苦!”

  黄林峰连连点头:“嗯嗯,这样要求非常好!你李家人是真不容易,特别是你哥陈龙。他经历了那么多,受尽了世间苦难、折磨,而现在还没好起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对他好,以弥补对他的亏欠才是。”

  李凤跟着点头:“嗯是的!以上三点,就是我对你要求的‘约法三章’,你应该都能接受并能做到吧?”

  黄林峰答应:“嗯,没问题的!只是……我,我觉得……”

  李凤对他疑问:“怎么啦,你还在犹豫什么吗?答应了还吞吞吐吐的,你觉得有何不妥吗?”

  黄林峰长舒一口气,感慨道:“唉……都说婚姻就是‘坟墓’,我现在感觉我……正在走向一场未知的人生归宿……”

  李凤有点不高兴的责备他:“什么‘坟墓’的?你咋说如此不吉利、不好听的话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个是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婚姻更是一种缘分,一种责任与担当!你是不是开始惧怕婚姻了?还是觉得我俩不合适、想反悔吗?那样的话……干脆咱俩立即回民政局里,把这婚退离了还来得及!”

  “别,别,别!我是开玩笑乱说的,对不起了!”

  黄林峰赶紧连声道歉:“对不起,其实我非常认同你说的!你肚子饿了吧,亲爱的老婆?咱俩现在就找个温馨、浪漫的地方,吃些东西先庆祝一下吧!”

  李凤满意的笑了:“嗯嗯,你总算说到我心里去了。现在咱们先去吃些东西庆祝一下,然后就回家去给家人一起个惊喜……”

  于是两人又手挽手往前,沿着街道寻找吃美食的地方……

  没走多久多远,两人进入了一家相对高雅的餐馆小包厢里。

  考虑到现在还属于特殊时期,特别是陈龙还躺在医院里,不宜过分喜庆,于是两人随意点了些特色的菜肴,只要上一支红酒,简单的庆祝吃喝完,便结帐匆匆出来。

  走出餐馆,黄林峰便问:“亲爱的,这下……咱们该回家去了吧?或者,你还有什么想法安排的?”

  李凤点头应道:“嗯,回家吧。我哥还躺在病床上,工作和家里都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不过,得先回你家去,咱们第一时间先告诉你爸妈知。”

  黄林峰则认为:“先别回我家吧。我觉得咱还是先回你家里去合适。第一时间告诉咱爷爷、爸爸知才是最好的!”

  “不,先回你家去,你听我的没错。”

  李凤坚持着,然后解释说:“我现在告诉你吧,我是昨天下午特别去了趟你家里,跟你妈说办理你出院需要户口本,所以我才拿到你家的户口本的。所以现在咱们回去告诉她和你爸,顺便把户口本交还她。”

  黄林峰顿时明白了:“我就说呢,你怎么能拿到我家的户口本,原来你是早计划好的了!”

  “什么计划好的?你说得我好像是算计你一样?”李凤有些不高兴,强调说,“我之前是有告诉你的啊,说好了你出院这天咱俩就直接去民政局登记结婚的!”

  黄林峰连忙道歉、讨好:“对不起,我没有误会你算计我。我是无比庆幸和幸福的呢!好啦,咱俩不要再费口舌了,我听你的,老婆大人,你说去哪就去哪吧!”

  “这才差不多!别愣着了,快跟我走吧。”

  李凤这回才满意他的表现,于是两人在街道上挥手拦了辆出租车,双双坐进去往黄林峰家赶回……

今天学校提前放学,陈龙的两个孩子小彬彬和婷婷,一回到家里就哭闹起来。非说不想住这个家里了,说这不是他们的家,闹着要回农村那个家去。还有就是闹着要去医院里看爸爸,要和爸爸回农村的家里住。追问为什么爸爸不认识、不要他们了?爸爸到底得了什么病,一直要住医院里治疗,怎么就没好起来、回家里住什么……不懂事的孩子受大人宠爱后,开始变得娇蛮任性起来了,并且整天问题多多、想法多多的。

 1lhjof4ybmx.jpg

  家里谁哄都没用,特别是小彬彬,拼命哭闹着要离开这个家、要去医院看望爸爸。

  而就在两孩子哭闹得让所有人束手无策之时,覃翠萍提着两袋子水果礼物敲开了家门进来。见到覃翠萍,两孩子如同获解救般,立即扑上去用家乡话向她哭诉。

  覃翠萍立即则打开她买来好吃的给孩子,并关怀的哄着孩子。

  小彬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用家乡话对覃翠萍哭诉要求:“阿姨,你能不能带我和姐姐离开这里?这儿不是我的家,我要回村里那个家去!我要你也带爸爸一起回村里那个家去住!”

  就连小婷婷也跟着闹腾:“覃阿姨,你带我和弟弟离开这里吧,我只想回我们村里的家,只想跟爸爸、奶奶他们一起住。不想再呆在这里,这儿不是我们的家。”

  覃翠萍安慰孩子说:“你俩个傻孩子,咋说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呢?这里本来就是你爸爸的家,你爸爸小时候就是在这里出生的。这家里这么好,啥都有,还有那么多好吃好玩的……村里那个破烂房子,哪能跟这个家比啊?”

  但是小婷婷则马上毫不在意的回应:“我才不稀罕这些呢!村里那个家就算最破旧,它都是我和弟弟的家!只要能跟爸爸住在一起,那才是最好的!”

  李建忠上前来埋怨道:“唉,这两孩子啊,现在动不动的就是哭闹要离开这里、要爸爸什么的,咋就养不熟的啊!这里有好吃、好住和好玩的,咋就想着要回农村那个啥也没有的老房子去呢?真是让人头疼、不得安宁的!”

  覃翠萍笑着解释:“爷爷,孩子都是这样的,刚开始时有好吃好玩的都很好奇、喜欢,但渐渐的当吃玩够腻后,就厌烦想爸妈、想原来住习惯的地方了。正所谓是‘龙宫不如狗窝’啊!”

  李正国则上前来对覃翠萍说:“要不,覃主管,你方便的话,就与管家一起带他俩到楼下去玩一段,然后慢慢的帮开导、劝说一下吧。等孩子玩够了,再带回家里来一起做晚饭吃。”

  覃翠萍听了,高兴得立即答应:“太好了啊!我亲自上门来,其实就是想念孩子、想带他俩一起出去玩玩的。那我现在就听您的,带他俩下去玩一段吧,我会好好开导、教育他们的。”

  听到终于可以下楼去玩,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家乡人带去玩,两孩子马上高兴起来。于是,覃翠萍与两个管带孩子的管家一起,开门带两孩子到楼下去玩。

  但在门口电梯处,碰到了正回来的李凤和黄林峰。

  见到覃翠萍左右手分别牵着两孩子,李凤很是吃惊的问:“咋的啦,你……咋到我家里来?要带两孩子去干嘛呢?”

  但没等覃翠萍回答,小婷婷便抢先应着:“阿姨带我们到楼下去玩,然后我我要到她家里去做饭菜吃!我和弟弟不想呆在这个家里了,这不是我们家!”

  李凤听了有些生气:“小婷婷你咋能这样说话呢?谁教你这么说的?家里马上就做晚饭吃啦,不能出去玩了,快跟姑姑回家里去。”

  “不要,我们要下楼去玩!不想吃晚饭了!”

  两孩子不愿意的应着,并躲到覃翠萍身后面,怕被抓回家里去。

  覃翠萍连忙解释说:“我带他俩下去玩,是经爷爷同意的。孩子刚才在家里哭闹大半天了,你就先别阻拦着吧。等我们在楼下玩一会,就回来一起吃饭,好吗?”

  看两孩子极度不情愿回家里,听覃翠萍这么说,李凤只好同意了:“那好吧,你可以带他俩到楼下玩。但是,你不能带他们去你家里,好吗?只许玩一会,要尽快回家里来吃晚饭了!”

  “好的。”

  覃翠萍点头答应着,便带着孩子闪过去。同时用奇怪的眼神扫视了一下黄林峰,就进入电梯里。

  看着电梯关门下去,黄林峰才很奇怪的问:“这覃翠萍……咋会到你家里来?平日里……她是不是有事无事,都自己上门来的么?”

  李凤冷笑回应:“呵呵,今儿她是稀客呢!我印象里,她这是头一次出现在我家门!她到底在卖哪出?我似乎比你还纳闷了!”

  听李凤这么说,黄林峰马上明白的说:“依你这样说的话,她完全就是冲着你哥陈龙而来的。她竟然都找上门来讨好两孩子和你家里人……她这可是豁出去了啊,是要与方清芳拼争到底的节奏了!”

  “你这样说……言重了吧?”李凤怀疑着,但马上又说,“但这女人真是够厚脸皮的!咱先不要说她了,到家门口啦。等一下进家里,你可要记得我叮嘱你说的话就是,别在我爷爷和我爸跟前说错话就是!”

  “好的,我知道了。”

  黄林峰笑着应答,便与她分别提着礼品盒,开门进家里去。

  进了家里,李凤便有点神秘的将爷爷叫进父亲房间里,与黄林峰一起把两本结婚证交到长辈手中。

  当看清楚结婚证里的合影照片时,老爷子激动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嗯嗯,真是大好事、大喜事!我的乖孙女啊,我总算看到你结婚领证了!”

  李正国看清楚后,把结婚证交还李凤,目光扫视了他俩人后,连连点头称赞道:“嗯,你俩总算结婚领证了,很好的事情!我看……等你哥病好出院后,咱再择个大好日子,隆重举办一场婚宴庆祝吧!”

  李凤高兴回应说:“嗯,很感谢爷爷和爸爸你俩能对我和黄林峰的结婚认可。我也认为等我哥出院回来后,看情况再选日子举办婚宴。但是,在此之前,我俩还得安排时间拍婚纱照,和做举办婚宴前的一些准备工作。还有在此之前,我和黄林峰已登记结婚之事,不宜散布出去让外人知道。不然怕引发不好事端来!”

  黄林峰则连连点头认可:“是的,而我……都听你们的安排吧,全面配合好应做的工作。”

  老爷子看着他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很是惋惜感叹道:“唉,李凤你是与你哥同一天出生的,真遗憾他现在还没能康复出院。要不然……如果他也能与你俩同一天结婚、举办婚礼,那该多好啊!”

  李凤也跟着遗憾道:“是啊,我当然也非常希望啊!只是他……现在连记忆都没能恢复,真让人为他难过。”

  李正国则突然对她询问:“李凤,那个覃翠萍主管……她是不是也喜欢陈龙?听说她现在与方清芳,轮流着守候陪在你哥身边。还说你哥口口声声说只喜欢她……这是真的吗?”

  李凤听父亲如此问,有点不知该如何回答,迟疑了一下反问道:“这事……爸爸您是听谁说的?您能相信吗?我哥他现在这样的情况,说喜欢人……可能的事吗?”

  “我问你,你咋反问我了?”李正国有点不满意了,“我又不是傻子,虽然我少去医院看望你哥,但医院里有啥情况、动静的,随时都会有人告诉我的。唉,你哥他人都这样子,想不到还有方清芳和这个覃翠萍争着喜欢他。我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如何办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