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别停继续快点用力我去了 被子里怎么无声自罚超疼

2021.10.21 娱乐花边 811

上山的路有些崎岖,对于三宝和四宝而言,走的特别累。最后还是青鸾和紫棠给抱上去的。

  大宝和二宝走的双.腿直打颤,但介于他们是家中的长子和次子,也都算半大小子,没好意思让大人们抱。

  陆诗秀在半道上捶着自己酸软的大.腿,心想,这些善男信女们也是够厉害的了。

  这一路上来,陆诗秀还看到有那些特别虔诚的女子,走一步跪拜一下。也不知道如此虔诚,究竟求的是什么。

  还没到白云庵前,一家几口人就被人头攒动的善男信女们给震惊到了。

  一眼望去,人山人海。

  两边摆摊的小贩时不时还会因位置好坏的问题起争执。

  此起彼伏的声音,吵得陆诗秀有些脑门儿疼。她甚至觉得,自己今天不应该出门。

  不过四个宝倒是兴奋极了。一路上东看看,西看看,一副看不够的模样。

  因为人实在太多了,陆诗秀还被人给不小心撞了一下。要不是后面有张瑞荣替她扶着,就要摔倒了。这时候一摔,可不得了,八成会被人群给踩伤。

  陆诗秀客气地谢过张瑞荣,引来张瑞荣的些许不满与失落。

  他本以为,他们之间可以更加亲密一些的。

  陆诗秀经过这次被撞,立刻想到了自己的四个孩子。她赶紧找到四个正玩儿地乐不思蜀的孩子们,低头叮嘱他们。

  “一定不能和大人们走散了,听见了没?”

  陆诗秀忧心忡忡得说道:“这里一定有拍花子,回头把你们给拐了,娘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你们。”

  大宝二宝立刻道:“娘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

  陆诗秀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只勉强点点头。

  青鸾和紫棠也说道:“嫂子不必担心,有我们看着孩子呢。”

  他俩对视一眼,知道彼此心中都有了主意。

  刚刚主子控制不住的失落是抹不掉的。他们全都看在眼里。也许趁这个机会,可以让主子和夫人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紫棠说道:“不如这样。我和青鸾带着孩子们去集市上玩耍,大哥就陪嫂子在外头逛逛。一刻钟之后,我们在白云庵门前集合。”

  陆诗秀对这个提议非常心动。光照顾孩子的话,她就没办法专心去那些吃食摊子上试吃,研究他们做的小食。现在紫棠和青鸾决定帮忙,是给了自己很多时间。

  张瑞荣怕陆诗秀反悔,立刻.抢着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仔细看管好了孩子。回头我们在庵前相聚。”

  说罢,一副生怕陆诗秀不点头答应的模样,拉着人去了前面的吃食摊子。

  青鸾拍着手,低头看着四个孩子。

  “好啦,你们没了娘在身边,现在想怎么撒欢都可以。但唯有一条,一定要牵着我和你们紫棠叔叔的手,绝对不能松开。”

  四个孩子早就被空气中弥漫的食物香气所打动,口水都快从嘴里溢出来了。听他这样一说,连连点头。

  紫棠和青鸾都是头一回带孩子来集市,仗着身上还有私房钱,对孩子们纵容得很。但凡他们想玩的,想吃的,想要的。一个字,就是买。

  等四个孩子吃的肚子滚圆,再也走不动道了,他们才算结束。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青鸾和紫棠立刻带着孩子们要往白云庵前说好的地方去。

  但四宝却看上了一串糖葫芦,怎么劝都走不动道,非要缠着青鸾给买一根。

  青鸾摸了摸她的小肚子,笑哭了都。

  “我都小祖宗诶,你也不怕回头你娘说你。”

  青鸾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还得挨骂。”

  四宝瘪了瘪嘴,又朝糖葫芦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听话地依依不舍地离开。

  青鸾长出一口气。他从来没想到,原来带孩子是件这么累的事。以前怎么都察觉不出来呢。也不知道夫人这些年是怎么过。

  小孩子真的太难搞了。比让自己背书都难!

  青鸾揉了揉自己被袋子勒疼的肩膀,又摸了摸空空如也的钱包。他与紫棠对视一眼。心知对方也是一样的窘境。

  不是他们不给四宝买糖葫芦,实在是几个孩子太能吃,也太能买了。生生把他俩的那点家当全都给掏空了。

  索性他们还有其他银两存着,要不然,往后想再买些什么,都是不能够的。

  紫棠靠近青鸾,压低了声音,“你说,夫人会不会把我们骂的狗血淋头?”

  青鸾斜睨了他一眼,“这还用得着说?我都知道夫人会说什么了。”

  他捏紧了嗓子,学陆诗秀说话。

  “看看你们做的这些好事。都要把他们给宠坏了!回头孩子学坏了,可不就是你们给纵容的?下回再不许这样了。”

  紫棠点点头,“学的还挺像。”

  又道:“怕是不会有下回了。夫人哪里还敢再让我们带孩子。”

  这都快带出毛病了。实在是太不克制了。

  陆诗秀平日里娇养孩子,都是极有分寸的。绝不会孩子想要什么,就给什么。

  一方面是家境摆在那儿,家里的确不够钱挥霍。一方面是陆诗秀觉得,不能让孩子养成骄奢淫逸的坏毛病。坏习惯学起来快,要改正可就难了。

  知道今天少不了一顿挨骂的青鸾和紫棠,低垂着头,朝白云庵前去。

  不曾想,左等右等,就是没能等到陆诗秀和张瑞荣。

  紫棠立刻意识到,他们遇到麻烦了。但又不放心青鸾一个人看孩子,怕他顾不过来,只得耐下心来。

  紫棠在心中安慰自己。

  有主子在,夫人也不是个吃亏的,他俩一定不会出什么大事。兴许是被什么给耽搁住了。

  想是这么想,但心始终觉得不踏实。

张瑞荣当然知道,这是自己两个忠心耿耿的属下特地给自己安排出来的,和陆诗秀单独相处的时间。

 0rbhzsbthgs.jpg

  张瑞荣摸着自己鼓噪的心脏,觉得紧张极了。

  他不是第一次和女子单独见面,但是和自己心仪的女子单独相处,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捉摸不透,自己究竟应该在陆诗秀面前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是应该如项羽那般,力拔山兮气盖世。还是应该学一学儒家的温文尔雅,君子谦谦。

  张瑞荣看着在四周小摊子上逛得不亦乐乎的陆诗秀,心跳渐渐慢了下来。

  也许自己什么都不用扮演,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

  陆诗秀在摊子上逛得不亦乐乎。

  白云庵前的集市规模和镇子上的集市几乎不相上下。种类繁多,琳琅满目。看的陆诗秀眼睛都不够用。

  她一个一个摊子逛过去,看的很仔细。有时候,她会拿起一根簪子,在头上比划。不过没等张瑞荣开口说要给她买下来,就利落地放下,去看下一个摊子。

  有时候,陆诗秀会在吃食摊子前驻足。用自己敏锐的嗅觉,去细细分辨摊主用了哪些食材。

  走走停停,几乎没有张瑞荣张口说话的机会。

  张瑞荣感到有一丝沮丧。自己似乎很少能帮上陆诗秀什么忙。

  他股足了劲,想着这次难得的机会,自己一定要用上。不说让陆诗秀和自己两情相悦,起码也积攒下足够的好感。

  打定了主意,张瑞荣的眼睛亮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尽忠职守地跟在陆诗秀的身后,为她保驾护航,以免被人流挤到。

  陆诗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有被撞到,全是张瑞荣的功劳。她逛摊子逛地兴致勃勃。

  “咦,这里竟然有调料卖?!”

  陆诗秀惊讶极了。没想到白云庵的集市竟然还有这种摊子。这引起了她的好奇。

  身旁一个路人偶然听见陆诗秀的话,为她解惑道:“庵中师父们虽然吃素,但调料一物乃是任何烹饪菜肴都需要的。每逢初一十五,庵中的师父们也会到这集市上来采买些东西。有那等卖调料的,自然闻风而至。”

  “原来是这样。”

  陆诗秀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谢过那个替自己解惑的路人后,径自朝调料摊子走去。

  她随手抓起一把花椒,嗅了嗅,又放下。然后又抓起一把干辣椒,仔细嗅闻后,又放下。

  摊主见生意上门,很是热情。

  “小娘子想买什么调料?只要你说得出的,我这里全都有。”

  陆诗秀随意点点头,时不时抓起一把调料嗅闻。而后指着自己最开始的抓起的花椒,让摊主报价。

  “这个多少钱一两?”

  摊主竖起一个大拇指,“小娘子好眼力,这是正宗的川产花椒,我这儿的花椒都是从那边运过来的,绝对正宗。姑娘想买多少?一两价格是二十文。”

  二十文一两?!

  张瑞荣的眉头一跳。

  没想到这小小的果实颗粒,竟然这般昂贵。

  不仅是张瑞荣,就连陆诗秀也有点被价格给吓到了。难怪来往的人看都不看这花椒一眼,怕是早知道这东西贵比黄金了。

  摊主见陆诗秀面色有了犹豫,咬了咬牙,说道:“如果小娘子要的多,我可以再便宜些,十七文。”

  那也没便宜多少。

  陆诗秀心道,要不是她嘴馋想吃火锅了,绝不会买这个花椒。

  陆诗秀数了数身上带着的钱,最终要了半斤八两的花椒。

  除了烹饪外,花椒本身也是一味药,能够驱寒。家中备着也不是什么坏事。

  有了生意做,摊主脸上的笑容越发耀眼。他给陆诗秀称足了,还送了她一把。

  “小娘子平日里若是想要再买,可以上镇上的集市找我。我天天在那里出摊。”

  陆诗秀颇有些肉痛地拎过装了花椒的袋子,点点头。

  “等我吃完了,就上你家摊子去买。”

  话音刚落,身后就伸出一只手,接过装了花椒的袋子。

  陆诗秀下意识地转过头去,见张瑞荣面无表情地把袋子背在肩上。

  “我来拿就好。”

  陆诗秀没有反对,任由张瑞荣提东西。心里还有些美滋滋的。

  这是她第一次采买有人帮着自己拿东西。两手空空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陆诗秀现在终于体会到,为什么穿越前,自己的那些女性朋友们都喜欢带着对象一起逛街。自己负责掏钱买买买,身后跟着一个苦力,这感觉真好。

  张瑞荣手心里攥着的全是汗。他用面无表情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但手心上的汗,却是骗不了人的。他一直在想,自己刚才接过袋子的时候,有没有碰到陆诗秀。对方有没有察觉到自己紧张到出了手汗这件事。

  他默不作声得跟着陆诗秀的身后,细细观察着她的表情。见陆诗秀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这才放下了心。

  随后他又犯愁起来。除了帮忙拿东西以外,自己还能为陆诗秀做些什么呢。

  此时,一股诱人的香气飘了过来,打断了张瑞荣的思路。

  陆诗秀自然也闻到了,这股香味勾起了她肚子里的馋虫。早上虽然已经吃过了早饭,但爬山之后,肚子里的食物也消化的差不多了。

  陆诗秀扭头拉着张瑞荣的袖子,“走,咱们去那家店,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张瑞荣被她拉着走,嘴角却控制不住地想要上扬。

  这算不算是进了一步?

  起码陆诗秀主动接触了自己。

  张瑞荣忘了,其实在家的时候,两个人的接触也并不少。只是今日他心境不同。所以陆诗秀的一些寻常动作,落在他的眼中,也显得格外不同。

  落座后,陆诗秀的双眼就紧紧盯着那个不断捶打肉馅的男人。她想看清楚对方的一举一动,好回去尝试看看,能不能复原出如此诱人的香气。

  这家摊子卖的是肉燕,皮薄馅多,汤汁鲜美。

  任由陆诗秀怎么吃,都没能吃出里面究竟加了什么调料。

  “奇怪。”

  陆诗秀又吃了一个肉燕。还是没能尝出里面究竟放了什么。

  她可以确定,关键的调料一定是在肉馅里面。可究竟是什么呢?

  陆诗秀一边吃,一边还不忘朝摊主那边看,企图找出配方的秘密。

  她看到摊主拿出一块腌制过的肉,随手往上面洒了一些粉末。细细剁成肉馅后,用两根擀面杖捶打起肉馅来。

  陆诗秀判断,关键就在于摊主的那个粉末上。她可以吃出里面有盐,有料酒,但是还有两味调料,却怎么都吃不出来。

  反倒是张瑞荣在吃第一口肉燕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

  这小小的集市摊子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张瑞荣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