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同桌慢点嗯啊哼还在上课

2021.10.20 娱乐花边 1139

薛震霆的声音十分不安,薛念能听得清楚,只是一时张不开口回应。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躺在熟悉的床上,想来应该是回到了家里。

  “许时赫也这样?”

  “嗯。”

  薛念听到爸爸和哥哥简短的对话,心中又开始担忧许时赫的情况。

  她不由得想到曾经厉大师对她的提醒,让她顺其自然,不要深思,还有小乾哥曾经说过,不能主动告诉她真相、应该等她主动去发现真相。

  原来如此。

  薛念心中如明镜,一切都清楚明了。

  她和许时赫的记忆太多太杂乱,如果不是自己一层层抽丝剥茧,好好整理出真相,很容易陷入今天这种混沌的局面。

  厉大师的遗言,恰好引发了混乱,但他是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不得不说了。

  “水……”

  薛念挣扎着,把所有凌乱的记忆画面全都压下去,不知不觉中发出了一点声音。

  好在身边一直有人守着,听到她说话,赶紧握住了她的手。

  “念念,妈妈给你倒水,能睁开眼睛么?”

  “嗯……”

  薛念小小声答应着,努力去睁眼,好不容易才从昏暗和凌乱的画面中挣扎出来,看到了现实的场景。

  “妈妈,我睡了多久?”

  “昨天从山上离开就在睡,一天一夜了。”

  秦云素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坐好,拿着一杯温热的水放在她唇边,细心地将吸管放在她唇边。

  薛念觉得渴极了,小口小口啜饮而空,嗓子才不再干哑难受。

  “妈妈,厉大师说济贫会是柔风一手创办!”薛念脑中忽然闪过厉大师的遗言,急急拉住妈妈的手,想跟她分享这一信息。

  “你哥哥听见了,转达给你爸爸之后,他就在追查柔风留下的蛛丝马迹。放心,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秦云素揽住女儿入怀,轻轻拍着她的背脊,神情温柔似水。唯有提及济贫会时,眼中闪过一抹强势的狠厉。

  秦云素曾经不在乎这些乌合之众,但乐瑶及其养父母伤害到她的女儿,那么,这群心性扭曲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妈妈,许时赫醒了吗?”薛念把头埋在她肩窝,带着浓浓的鼻音询问着,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秦云素听到她语气中的关切和小心,以及明显的少女心思,唇角本能地向上勾起,语气故意变得调侃,想岔开女儿的伤感情绪。

  “哦?一醒来就关心他?”

  “我也关心妈妈,还有爸爸和哥哥!”

  薛念脸颊一红,她不是不关心家人,是因为许时赫跟她一样陷入了记忆混乱,她怕他反反复复沉浸在童年阴影中,挣扎不出来。

  原本还在为厉大师的故去伤心,为许时赫担忧,一听到妈妈的调侃,薛念心上的石头都变轻了许多。

  “都好着呢,你爸爸跟哥哥去调查柔风,还有马国那边,也该收网了。”秦云素没有细说,不过语气中笃定很让人心安。

  薛念一直知道家人没放过乐瑶的养父母,派人死死盯着他们,就等他们引出济贫会更多的人,再一网打尽。

  可是济贫会的人确实够低调,这一点应是继承了柔风的风格,所以在人海茫茫中很难寻到踪迹。现在得知他们跟柔风有关系,再追查起来就容易多了。

  “再躺一会儿吧,饿了就下楼吃饭。”秦云素没有在卧室待太久,摸了摸女儿的头,轻手轻脚关上房门给她独处的时间。

  薛念缓缓舒了口气,她一直强撑着没有哭出来,是怕妈妈再担心,可是她真的很想哭。

  厉大师的遗容很安详,甚至带着温和的微笑,可是她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无法平静面对这场生死之别。

  薛念抽出纸巾,呜呜咽咽哭着,一直窝在床角的六六也没什么精神,看到她哭,只轻轻把前爪放在她脚上,猫脑袋搭在上面,时不时望她一眼。

  “六六,你是不是也有感觉?”

  喵?

  【什么感觉?】

  “很难受。”

  喵呜呜呜!

  【嗯,从昨天就难受。】

  薛念叹了口气,六六确实是很有灵性的猫,尽管它没有多余的记忆,但这辈子也见过厉大师,动物本能让它感知到很多人类无法感知的玄妙。

  喵呜呜!

  【是老头子去喵星了吗?】

  “是啊……”

  薛念曾经告诉过它,小老鼠死了就是去喵星了,它这两天听到家人谈话,只知道是厉大师去世,在它心中就是去喵星了。

  喵嗷!

  【那他就可以跟很多小老鼠、小猫咪一起玩啦!】

  薛念咬着唇点点头,眼泪不断往下掉,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愣愣地看着摆在一旁的手机,想到这时候,钟离乾和钟离坤应该比她还伤心吧。

  薛念拿起手机,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这种时候,言语的安慰未免太过无力。

  正挣扎着,钟离乾忽然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念念,我和小坤要闭关一年,你好好保重。我们在老头的柜子里找到了他留下的遗言,半年前他就算到了一切,并一直在往这一步努力,唯有达成才算圆满,所以不必伤感。】

  薛念看着这条信息良久,最终只回复了一条简单的信息,让他们保重身体,出关后再见。

  “原来早就算到了……”

  薛念无法想象,厉大师是用怎样的心,去面对自己注定的死局,并欣然奔赴。

  她知道厉大师是为了薛许两家,薛许两家牵动着经济局势,一旦覆灭,后果不堪设想。

  隐在暗中虎视眈眈的济贫会,一直等待着最佳时机,想要把他们痛恨的富人统统击垮,默默等待着改变世界的局面。

  尽管她明白

薛念决定好好休养一段时间,钻出来的凌乱记忆让她头昏脑涨,下床走几步都容易头昏眼花,实在没法赶行程。

 4b65d76b8fd3b90b5834742cf9494e84.jpg

  好在拍完了《1998》,乐语新收购的饮料代言也提前拍好了,她目前只有一个预订的《做客》行程。

  《做客》是由海寰自己购买版权、自己投资打造的综艺,目前处于待机状态。

  由于钟离乾撂手不管,把公司交给了薛愈处理,所以四舍五入,海寰就跟她自己家也没区别,拍不拍《做客》以及什么时候拍摄,都是她自己说了算。

  薛念给程姗打电话说了说大致情况,让她安排好思思她们的假期,交代了一些小事情之后,她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六六,上来。”

  薛念没有急着下楼,而是抱着难得乖巧的六六,走到床边看着外面的绿植,在朦胧细雨中展现出苍翠的颜色,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等脑子里杂乱的画面淡去,她才打开微信,给许时赫发了一条信息。

  【醒来了吗?】

  许时赫第一回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她,隔了三分钟,仍没有回讯。薛念没有打过去惊扰,她知道在记忆里挣扎有多困难,她也知道除了自己,别人都帮不上忙。

  为了转移注意力,薛念只能打开微博刷刷最新消息。厉大师的案件没有上热搜,柔风的死亡更没有被提及,仿佛有一双手悄悄抹去了一切,不让任何人知晓。

  “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薛念看着热搜里的岁月静好,只觉得有些抽离。

  她一直不清楚厉大师和柔风之间的仇怨,作为普通人,她也无法理解玄学的奥妙。

  但她相信厉大师的选择,尽管接受这一切很难,她还是愿意去相信,未来会变得很好很好。

  不一会儿,一个新窜上去的热搜引起了薛念的注意。

  #徐恋直播大爆料,迪拜皇室party潜规则你清楚吗?#

  “又在搞什么鬼?”薛念直觉不对劲,点进去看了看营销号截取的关键视频,一下子就明白了。

  屏幕里的徐恋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笑容自信爽朗,说话时却有种村口大妈大爷聊八卦的劲儿。

  【皇室举办的party没那么难进,歌手、演员、网红都有机会挤进去,当然啦,每个人付出的代价不一样,有人拿名帖风光入场,有人要付出一些东西,像是美貌和身体,用来交换入场券。】

  【很多女生为了跻身上流阶层,是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打压对手的,其实华夏就出过这种竞争,只不过我没法点明了说,怕得罪人!大家就别问啦,我肯定不会说是谁!】

  徐恋意有所指的话,让人一下子联想到,华夏近期进入过迪拜皇室party的三个女明星,分别是乐瑶、苏荔、以及薛念。

  很快就有人开始深度分析,自以为机智地抽丝剥茧,最后分析出薛念是为了跻身海外上流阶层,所以才会对苏荔、乐瑶下狠手,坑她们坐牢甚至死刑。

  “原来在这儿等着呐。”

  薛念觉得很是无趣。

  徐恋喜欢打造白富美人设,喜欢踩着所谓的“下等人”给自己脸上贴金。

  可是薛念一向认为高贵和下等,不应该用贫富来区别。真正的下等人,是灵魂与心灵都贫瘠的阴险小人,是无恶不作、心狠手辣的坏人,是不配称之为人的人。

  所以不管徐恋闹得有多欢实,看上去都很像是跳梁小丑,完全引不起她一点点的情绪波动。

  嗡嗡!

  一条微信打断了视频,薛念点开一看是许时赫发来的信息,松了口气。

  【XX2021:醒了,你头还痛吗?】

  【NianX:不痛了,你呢?】

  【XX2021:那我也不痛吧。】

  薛念嘴角不受控制地上翘,再抬眼看向窗外苍绿草木时,心情比刚刚又平静了不少。

  【NianX:外面是好天气呢。】

  【XX2021:嗯,以后都会是好天气。】

  薛念看到他幼稚的话,只觉得他在记忆挣扎后,似乎悄悄变化了很多,像是整个人都轻盈了,不再沉甸甸的满腹心事。

  一想到他能挣脱不愉快的童年记忆,薛念就很高兴,一点都不想破坏气氛,吐槽他幼稚地忽略了暴雪暴雨。

  【NianX:猫猫点头.GIF】

  【NianX:好好休息,改天见面聊。】

  对面正在输入中……

  这一行小字在对话框上方持续不断地显示着,薛念好奇地盯住,一只手撸着六六软乎乎的毛,小声嘀咕:“这是打了多少字?”

  喵呜!

  【左边、再摸重一点!】

  “你倒享受。”薛念移动着左手给它按摩,右手拿着手机,继续等待。

  等了三分钟,薛念都快憋不住主动问他了,许时赫才不慌不忙地发出一条回复。出乎意料,只有短短一句话,根本不是大长篇。

  【XX2021:念念,天气这么好,你愿意嫁给我吗?】

  薛念被他突如其来的求婚砸得满头雾水,甚至都顾不得脸红一下。

  “六六,他疯了。”

  喵嗷嗷嗷嗷!

  【你手轻点,我也快疯啦!】

  “嗷,抱歉抱歉。”薛念不知不觉中加重了抚摸的力度,气得六六给了她一爪子。

  这么一岔,把最初的震惊给岔开了,薛念的心情顿时像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没个定处。

  “真是会给我出难题啊。”

  自从记忆全部涌入脑海,她和许时赫在一起的两世也清晰无比。

  他们相处的每一幕、每一个细节、每一次牵手拥抱都真真切切,根本不像塞入脑中的画面,而是真实经历过的体验。

  奇妙的是,薛念心中既有初表露心意后的新鲜甜蜜,又有与他经历过生死别离后的厚重感情。

  两种不同的情感交织着,薛念顿时就理解了突如其来的求婚。

  他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突如其来,而是蓄谋已久,根本无需再等待。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世,他都制造过无数场浪漫,大大小小,甜蜜至极。就连这一世最青涩的他,也曾为她准备了游乐场作为惊喜。

  薛念眉眼含笑,她不需要更多的浪漫作保证,因为以后还有好多好天气,可以和他在一起制造更多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