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 好深 好爽 嗯 轻一点-真实伦口述

2021.10.20 娱乐花边 597

“挺好的,特有魅力一男的,我们班不少女同学都迷上你了,你那套民国风的照片都被她们设为屏保了,时刻舔屏那种,为了见你都开始巴结我了。”

  张合欢乐道:“你哥长得帅没办法。”估计也是张合月自己炫耀的,她不说谁知道自己是她哥?

  张合月道:“挺奇怪的,过去我都没觉得你怎么帅,可就这半年多,感觉你越来越往型男上靠拢,是不是因为有钱了,会打扮了?”

  张合欢心说真正的原因不能跟你说,我虽然还是张合欢,可现在的我称得上脱胎换骨了。

  “哥,七月和安然你喜欢哪个?”

  张合欢笑道:“你好好学习就行了,别关心这个。”

  “我看得出她们都喜欢你,但是你总有一天要面临选择,你一个人总不能娶两个吧?”

  张合欢道:“操心你自己的事情。”他起身想走,被妹妹摁住肩膀:“哥,我更喜欢七月姐。”

  张合欢道:“原因?”

  张合月道:“安然是演员吧,漂亮是漂亮,可你有没有觉得她一举一动特别妖娆,这样的女人能当好情人,未必能当好妻子。”

  张合欢真是哭笑不得,小小年纪居然开始分析女人了,赶紧岔开话题:“大姐呢?”

  “店里去了,咱们接着谈谈你的感情问题,我知道你不服气,可最了解女人的还是女人。”张合月八卦起来没完。

  幸好这时候林冉打来了电话,她已经在楼下了。

  张合欢趁机摆脱了妹妹逃了出来。

  林冉开着一辆红色的本田思域,平a牌照,张合欢拉开副驾坐了进去,赞道:“新车啊,不错!”

  林冉今天精心打扮过,很有女人味,身上的香水味也很诱人,她示意张合欢把安全带扣上,开车离开。

  张合欢问起同学聚会的事情,林冉告诉他这件事早就组织了,每年元旦都会有聚会,只是名单上没有张合欢。

  张合欢道:“为什么没我?”

  林冉道:“你自己不清楚,三年前那次聚会你跟徐广义打起来了,你自己放话再也不参加同学聚会,没想到你这次居然参加了。”

  张合欢愣了一下,这事儿他可真不记得,看了一眼林冉道:“我过去是不是挺混的?”

  林冉道:“你什么德行你自己不清楚?”

  “清楚,想听你说。”

  “自私、小气、虚荣、无情、颓废、得过且过、不思进取。”

  张合欢头皮有些发麻,合着自己在她心里就是这么一个人,难怪林冉会跟自己分手,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由衷叹了口气,可转念一想,要是如此不堪林冉还能跟自己断断续续处了五年,自己应该还是有长处的。

  林冉笑了起来:“不过你现在挺好的,人也变得积极阳光了。”

  张合欢道:“你跟梁思达感情还好吧?”

  林冉点了点头:“他对我挺好的,就是嫉妒心重了点,所以我平时都不敢跟你联系。”

  张合欢笑道:“如果连嫉妒心都没有,证明你在他心里根本就不重要。”

  林冉道:“阿姨身体还好吧?”

  “还好。”

  “白樱姐对我挺照顾的,这都多亏了你。”

  “跟我还客气啊,咱俩什么关系。”

  林冉脸有些红:“我听说你在南江电视台发展挺好的。”

  张合欢道:“还行,孙台对我很信任。”

  林冉感慨道:“看来咱们两人还是不合适,分开之后,你的事业就开始步步高升了。”

  张合欢道:“你也不错。”

  林冉笑了笑,笑容有些勉强。

  林冉将车驶入万豪的停车场,停车的时候,张合欢无意中看到了楚七月的那辆mini countryman,看了看车牌,确定就是楚七月的车。

  张合欢暗忖,她应当就住在这里,不知今晚会不会遇上。

  林冉锁好车,从mk的手袋里取出手机,给同学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一下聚会地点。

  张合欢想的却是这些同学应该是都没有印象的,待会儿自己恐怕连一个名字都叫不出来,不过还好有林冉引路,跟着蒙混过关应该不难。

  林冉告诉张合欢,同学们对他现在的情况是不熟悉的,不过他们分手的事情都知道了。

  张合欢乐得大家对他不熟悉,这样今晚就能理所当然地保持低调。

  当天前来参加聚会的同班同学一共有二十人,包了一个可以看到湖景的房间,里面有两张大圆桌。

  他们两人一进门就受到了同学们的热烈欢迎,当然主要是欢迎林冉,林冉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她是他们班考得最好的一个,高中毕业考上了中传,现在又进入了省卫视新闻频道。

  林冉路上就告诉张合欢,白樱对她非常照顾,目前林冉已经开始主持晚间新闻,反响颇为不错。

  张合欢放眼望去全都是陌生的面孔,可以说他之前在这个世界的二十一年白活了,什么都不记得。

  高高瘦瘦的家伙是这次聚会的组织者崔杰,也是他们高中的班长,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市民政局,也算是一只脚踩上了仕途的门槛。

  崔杰走过来先和林冉握手:“大明星,您能来是我们的荣幸。”

  林冉笑道:“我算什么大明星,就是一见习期小主播。”

  张合欢主动伸出手去,崔杰向他笑着点了点头:“来了!”蜻蜓点水地跟他握了一下,转身去招呼其他人了。

  张合欢心说自己过去得罪过他吗?对自己如此轻慢,林冉去女生堆里聊天了。

  张合欢只要是见到同学都跟人家笑着点头,反正也叫不出名字,主要是他不认识,人际交往永恒的主题点头微笑,反正别人都觉得他认识。

  张合欢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在这群同学里面不受待见,都是跟他点点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主动过来跟他攀谈的。张合欢感觉有点没意思了,按理说自己在鹏城的名气还可以啊,难道这些同学都不听广播?还是听广播但是没把电台那位炙手可热的男主播张合欢跟自己联系起来。

  张合欢去倒了杯茶,坐下,掏出手机刷着玩,看到楚七月仍然没给自己回复,估计她是对自己的某些行为感到不爽了。

  浏览了一下最新的新歌榜,《没那么简单》已经下了新歌榜,但是《突然的自我》已经强势登临新歌榜第一,《没那么简单》在下了新歌榜之后,接着上了热歌榜,已经进入了热歌榜的前二十。

  这时候有人来到他身边坐下,张合欢抬起头,这是一个方头方脑的壮汉,脖子上挂着黄灿灿的一根金项链,额头上还有一道疤,出于礼貌,张合欢向他笑了笑。

  对方也笑了起来,指着额头上的疤道:“你还记得不?”

  张合欢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林冉说三年前他曾经和一个叫徐广义的同学打了起来,难道这货就是徐广义,他脑袋上的疤就是拜自己所赐?

  这时候崔杰走了过来,拍着壮汉的肩膀道:“广义,你让我请得人我给你请来了,都是同学,相逢一笑泯恩仇。”

  张合欢笑着向徐广义伸出手去,徐广义也跟他握了握手,明显加了力,张合欢没反击,主要是徐广义的力量明显跟自己不是一个段位,自己要是用力怕他现在就疼,都是同学,自己还把他脑袋给开了,还是让三分为敬。

  徐广义掏出一盒中华,给崔杰上了一只,压根没有给张合欢上烟的意思,证明这货的胸襟太小了。

  崔杰明显对徐广义颇为讨好:“广义,听说你最近工程干得不错。”

  徐广义神情明显带着骄傲:“还行吧,都是些力气活,我学习不好,不像你们都能上大学。”

  “大学又怎么了?这个社会衡量人存在价值的标准就是钱,你可是咱们同班同学里混得最好的一位,q7都开上了。”

  崔杰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徐广义高中毕业后就接了他爸的班,承包土方工程,新买了一辆奥迪q7,据说办齐手续一百多万呢。

  徐广义问张合欢:“你现在干啥呢?”

  张合欢道:“我去南江了,瞎混。”

  徐广义道:“哟,南江,省城啊,你现在是大城市的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做什么生意?”

  张合欢笑道:“没做生意,打工。”

  林冉回来了,徐广义向她伸出手去:“林大美女,还认识老同学不?”

  林冉笑着跟他握了握手:“认识,我们班的首富徐总。”

  徐广义哈哈笑道:“我那点资产叫什么首富。”拉着林冉的手不舍得放开:“我现在每天都看你的节目,你在电视上更漂亮。”

  林冉把手抽了出来,来到张合欢身边坐下,徐广义又挨着她旁边坐了:“林冉,我听说你们分手了?”

  “这事儿需要向你汇报吗?”林冉已经有些不悦了。

  徐广义笑道:“那不是说我又有机会了。”

  张合欢望着这恬不知耻的货色,有点明白三年前自己为什么要给他开瓢了。

林冉道:“不好意思,我已经订婚了。”抬起手秀了一下右手中指上的钻戒。

 3otfeep5trv.jpg

  徐广义道:“这钻戒小了,要是我给你买肯定比这大一圈。”这话说得就有点不要脸了。

  张合欢忍不住道:“你现在很有钱啊?”

  徐广义马上跟他对上眼了:“没多少,肯定比你多。”

  张合欢道:“钱多不算什么,敢花钱那才是真牛。”

  徐广义点了点头,站起身道:“同学们,先听我说一句,今晚聚会所有的费用我来买单!大家只管开怀痛饮,不醉无归!”

  所有人同时叫好,就喜欢这样的冤大头充大方。

  徐广义说完,盯着张合欢道:“你那份我不出!”

  林冉担心张合欢跟他发生冲突,让张合欢陪她去外面去看看风景,每个房间外面都有个小阳台,可以看到南边的栖云湖,张合欢跟着林冉出来。

  林冉道:“你别理他,徐广义那个人就是人来疯,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张合欢笑道:“我肯定不会跟他一般见识,对了,我当年跟他怎么发生的冲突?”

  林冉道:“你不记得了?”

  “当时喝高了,记不太清楚。”这个理由倒是很自然。

  林冉叹了口气,告诉他,徐广义从高中就追她,三年前徐广义还是贼心不死,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喝高了,寒碜了张合欢几句,张合欢也喝高了,抓起酒瓶就砸徐广义脑袋上了。

  张合欢心中暗赞,自己毕竟还是有血性的:“怪不得,他吃了那么大的亏当然恨我。”

  林冉道:“他吃亏?他只是头上被你开了个口,你就惨了,你被他揍得满地乱爬,你都不还手了,他追着你打,还一脚踹在你……”

  林冉看了看张合欢的裤裆,没好意思说,当时张合欢被踢得肿得那个厉害,想起来真吓人。不过张合欢的战斗力也太差了,林冉当时尴尬极了。

  张合欢得知真相,火腾得就上来了,这土鳖居然让老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刚才他之所以让三分是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开了人家的瓢,搞了半天是自己吃亏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林冉道:“要是不开心干脆走吧,省得他再针对你。”

  张合欢道:“没关系,大不了再打一架。”

  晚宴正式开始,崔杰代表同学发言,在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之后,开始喝酒吃饭。

  宴会进行到中途,崔杰又宣布了一个活动,那就是往福利院送温暖,其实过去他们就搞过类似的活动,每年新年伊始都会去福利院送温暖,不过那时候大学还没毕业,经济能力都有限,现在大家工作了,都有了工资收入。

  所以今年崔杰就趁机搞一个活动,大家可以捐款,也可以现场捐物,这就有点学习慈善晚宴拍卖的那一套。

  张合欢联想到崔杰现在的工作,就知道这小子有目的,想趁着同学聚会给他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可惜崔杰这起步也太低了。

  同学们倒也捧场,踊跃捐款捐物,虽然不多,可现场气氛调动起来了。

  酒喝到微醺的徐广义开始找存在感了,他起身向林冉道:“要是林冉给我一个拥抱,我就捐一千,她要是给我一个吻,我捐一万!”

  现场同学们齐声叫好,同学聚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

  有好事者怂恿林冉,干脆上去亲徐广义十下,让他捐十万出来。

  林冉被搞得很尴尬,看了看张合欢,其实张合欢现在都不是她男朋友了,她也知道让张合欢给自己出头不合适,但是心中期待他能够站出来。

  张合欢道:“老徐,你是没钱呢,还是觉得林冉的吻不值钱?这样吧,我替林冉做回主,给一个拥抱十万你答应不?”

  现场突然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望着徐广义,这价钱太吓人了,抱一下十万,国际影星也没这价。

  徐广义窘在了那里,他也就是几百万的身家,别看开上了奥迪q7,可那主要是为了谈生意充门面的,倒不是出不起十万,而是这种冤大头的事情哪个傻逼才会去做?

  林冉虽然是他的梦中情人,可林冉都订婚了,他也不是非林冉不娶,爱到死去活来的那种,平时也就想图个嘴痛快。

  徐广义虽然学习不好,不过他不傻,林冉爱面子肯定不可能亲他,所以一万块肯定花不出去,一千块抱一下也算是了却一亲芳泽的心愿,就当去夜店找了个小姐。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这帮同学开始起哄:“广义,你就拿十万出来,抱林冉一下。”

  “我是没钱,我要是有钱,这钱我花!”

  “广义,兄弟看好你。”

  “广义,把你q7捐出来,林冉今晚就是你的了。”

  别看同学们表面恭维徐广义,可心底对这种暴发户还是看不起的,一句接着一句摆明了要捧杀他。

  林冉有些恼火,明知道同学们是开玩笑,但是这种玩笑是不是有些过分,徐广义刚刚说出那种话她就应该拂袖走人,张合欢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我林冉又不是坐台小姐,拍卖我的拥抱?张合欢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你要拍拍你自己的,凭什么拿我送人?

  当然林冉也清楚张合欢是故意点徐广义的戏,一招把徐广义给将死了,徐广义那种暴发户是舍不得拿出那么多钱捐款的。

  徐广义望着张合欢道:“张合欢,你能耐,你花十万拍一个拥抱给我看看?”

  一旁同学轰然大笑,都觉得徐广义说这句话就是个傻逼,张合欢跟林冉什么关系?在场的谁不清楚,他抱林冉还要花十万?他俩谈了这么多年,啥事没办过?就算分手了,估计私下联络也没中断,没见他们刚才一起过来的。

  张合欢要是花十万抱林冉一下那就是彻彻底底的一个傻逼了。

  张合欢道:“要不这么着,咱们竞拍好不好,价高者得!就拍林冉的一个吻,你刚不是出一万吗?我出两万!”

  徐广义明白了,这厮今天憋足劲要灭自己的面子,他一咬牙:“我出三万!”

  “五万!”张合欢眼睛都不眨。

  全场哗然,这俩人真较上劲了。

  林冉本来有些生气,可这会儿反倒不生气了,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张合欢一定会维护自己,会把这个面子给挣回来。

  徐广义意识到自己被张合欢给套路进去了,他现在有点骑虎难下,生意人的狡黠让他做了一番最后挣扎,望着林冉笑道:“咱们别在这儿较劲,人家正主儿没答应呢。”

  林冉道:“我答应!”

  全体高呼,这下徐广义真真正正体会到骑虎难下的尴尬了,张合欢叫到了五万,如果自己再开口就是六万,六万块亲林冉一口,我去场子里能找多少妹妹。

  徐广义真心想认怂,但是这个怂不能认,对方是张合欢,周围都是同学,大家都认为自己有钱,如果今天在这里栽了面,恐怕以后见到同学就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在社会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设,许多人就是为了人设而活,这种人通常会很累,徐广义恰恰如此,他必须让大家知道自己是有钱人,一个有钱人如果连十万都拿不出来,人家不会说你够理智,人家只会说你实力不济。

  徐广义下定决心,这次不再一万一万往上加,直接上升到六位数,一次将张合欢的心理击溃,老子就用钱砸晕你,让你亲眼看着你前女友亲我,在老同学面前挣这个脸面。

  值!

  “十万!”徐广义大吼一声,喊出来的时候心在滴血,他认为张合欢不可能再加了,我翻倍了,十万,我用十万血汗钱换来林冉的一个吻,算是我和青春惨痛的道别,情怀就是个坑,到了这种年龄还念着梦中情人,那就是个大傻逼,徐广义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大傻逼,头号的大傻逼。

  所有同学激动地站起来,同声欢呼,心中几乎都想着同一个词,傻逼!这土鳖太虚荣了,被张合欢套路了,十万块亲林冉一下,林冉又少不了一块肉。

  林冉一颗心怦怦直跳,张合欢啊张合欢,你该不会把我给卖了吧?想想这货过去的作风保不齐真会这么干,而且她现在跟张合欢已经分手了。

  张合欢喝了口茶。

  崔杰为了煽动气氛,大声道:“现在开始倒计时,3!”

  同学一起喊:“2!”心中想着徐广义你个二货,十万块钱干啥不好?烧得,钱多烧得!

  徐广义望着张合欢,你特么倒是出价啊,你出十一万我让给你,我特么后悔了,我不跟了行不?完了,跟十万块钱对比,感觉林冉的吻也没那么香了。

  张合欢不紧不慢道:“五十万!”

  现场一片寂静,静到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到,可以听到徐广义如释重负的喘息声,徐广义不跟了,他肯定不跟了,五十万,这得多傻逼才会用五十万拍一个吻。

  崔杰不能置信地望着张合欢:“五十万……你是说……”

  张合欢点了点头,望着徐广义道:“徐广义,你还跟吗?”

相关推荐:公共场所羞辱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