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看点害羞的东西(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20 娱乐花边 770

“哼。”变成田园犬的天穹怒哼一声,一颗微不可察的火星附在了越野车上。

  “老大,想不到您居然还有这么一条销售渠道,这下咱们不愁没有经济收入了!”名叫灰鼠的中年男人眼冒绿光的背靠垫子,不断给副驾驶座上的人溜须拍马。

  那个叫老大的黑衣男子正在坐在副驾驶上,闻言语气不太好的道:“钱是到了,但咱们不能再干这一行了。”

  “为什么?”坐在后车厢的另外一个小弟不解。

  “那两个女孩,是妖。”黑衣男子道,他是个化神期的修士,“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把她们迷晕的,但我们短时间内绝对不能再动了,妖皇必然会发现有妖失踪。”

  “你觉得如果被妖皇查到我们头上来,你有资本对抗她吗?”

  想到刚下了一个月的大雨,车里的两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突然,正常行驶的越野车车头居然开始冒烟,下一秒——

  嘭!

  越野车就这么爆炸了,从冒烟到炸开,全程不到三秒钟!

  天穹的穷奇之火不死不灭,就连鼠帮的老大——那个化神境的修士都不能幸免,被烧成一副枯骨。

  要不是天穹这次的火量比较小,估计整个越野车和四周的植被都会灰飞烟灭。

  由于地理位置偏僻,被发现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汽车被烧得只剩下几块铁片,里面有一具焦黑的骷髅。

  再说回现在,王晴儿发现这小木屋里有很浓的血腥味,尽管地面洗刷的很干净,但浓郁的血腥味就连84消毒液都无法消除。

  里面没有人,只有几个带着链子的生锈空铁笼。

  “又来了两个无辜女孩……”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

  “怎么办?我们救不了她们。”王晴儿能看见房子里到处都聚满了阿飘,有的面容完整,有的只是骷髅,有的全身溃烂,有的没有脑袋……

  但无一例外,她们身上都弥漫着浓郁到令人难以呼吸的煞气。显然生前受过巨大的痛苦和冤屈。

  饶是王晴儿见过很多血腥暴力的场面,但现在看到这里有上百个怨灵鬼魂,也忍不住恶寒:“真够变态的!”

  “你能看见我们?”其中一个女鬼惊讶道。

  王晴儿没有说话,不知从哪呼啦啦的涌进一大帮男村民来,一个个垂涎的看着王晴儿和青烟。

  青烟这个家伙也真是心大,居然在笼子里真的睡着了!鼻涕泡吹得鼓囊囊的。

  但王晴儿也不担心,她那一身的植物纤维,就算是拿锯子在她身上锯,都不可能留下伤痕。

  人们一个个贪婪的盯着两女,有人问穆老板,这两个人儿可真仙啊!多少钱一次啊?

  提着笼子进来的人打开笼子,准备给王晴儿带上颈铐,谁知她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拍掉男人手中的东西。

  “别铐脖子!”王晴儿不敢掉以轻心,颈部是她最脆弱的部位,她虽然贪玩,但不允许出现任何不确定因素。

  她一睁眼,那双高锰酸钾一般清澈无辜的紫黑色眸子当即吸引了人们贪婪的目光。

  “哟,美人醒了。”

  “快来吧,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

  一时间,各种粗俗的污言秽语在屋子里回荡,,不绝于耳,令人作呕。

  “老子烧死你们!”随着一声怒吼,紫金色的穷奇之火从四周墙壁缝隙燃烧起来,火焰舔舐、着房屋,泥土都被烧着了。

  嘭隆!

  一个红发少年带着一只绿毛小萝莉从房顶上撞了下来,手持两把菜刀,见人就砍。

  “妈呀,救命!”

  “疯子,这个疯子!”

  有人想破门而逃,但院子里已经成为一片紫色的火海,出去的人立刻被穷奇之火点燃,烧成灰烬。

  凡被红发少年碰到的人全都燃烧起来,被小萝莉碰到的人,刚以为这萝莉好欺负时,皮肤就迅速变成黑紫色。肚子里的器官像是被拧在一起似的,在极致的痛苦和哀嚎中死去。

  外面,村子里的妇女看到浓烟,纷纷想来救火,却发现这火越扑越大。

  泯灭已久的人性,居然在这时产生了一种名叫害怕的情绪。

  “怎么回事?货仓怎么着火了?”村长带着剩余村民来了,每个人都有着金丹期的实力,修士们打出真气灭火,但火势反而变得更大,更旺盛。

  而里面,火海中的王晴儿却没有感到一点热。

  “天穹。”王晴儿哭笑不得地摘掉自己手上的锁链,“你怎么来了?”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天穹,又变得结巴起来,“那个,晴儿姐,我……”

  他有些胆怯地看了王晴儿一眼,双手还沾着血,交叠在一起,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王晴儿走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红发,轻笑道:“没事,这些人该死。”

  王晴儿不认为自己应该有人性,对付这种人不需要人道,而且,她已经不是人了。

  “嗯!” 天穹的小脸上又重新洋溢起笑容,紫色的眸子亮晶晶的。

  “啊~到站了?”青烟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了,结果发现断肠草这货正在把她白嫩的小手伸进一个人的口中。

  那个人含到她的手指后,立刻痛苦扭曲的挣扎起来,接着口吐白沫,身体抽搐着死去。

  青烟也不奇怪周围的大火,看了那人一眼,没好气道:“断肠妹妹,别这样玩,弄脏了手没地方洗。”

  “哦哦。”断肠草将人扔开,迈着小短腿,捧着手机递给青烟,“大姐头,你看一下,这些人在种有毒的花,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发现的。”

  来到地表一个多月了,青烟她们早已学会使用电子产品,成为了史上第一批会使用手机的植物。

  青烟看着手机上的照片,一脸不解:“这花挺漂亮的啊,你们在哪看到的?”

  她倒没有怀疑照片里的红花的毒性,断肠草对毒物很敏感,她不可能会判断错。

  王晴儿凑过来看了一下,道:“这叫罂粟花,是大部分毒品的原料。刚才被运过来的时候,我偷偷注意看了周围的环境,这么偏僻的地方却穿的那么好,看来这个村子里的人有问题。”

  天穹冷哼道:“不管有没有问题,敢抓晴儿姐,这个村小爷屠定了!”

  穷奇是凶兽,天然对杀戮和血腥情有独钟。

  王晴儿看了少年一眼,心头莫名一暖。

  她从来没有得到过除了家人以外的人的关心。

  虽然沈厉河对她也很好,但现在这种感觉更微妙,仿佛有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绪在里面。

  ……

  外面的修士看着烈火燃烧,却束手无策,只能盼望着里面有没有人能出来。

  突然,从火堆里走出四个人影,妇女男人的眼睛都直了。

  三个萝莉,一个红发帅哥!

  他们已经不在意他们是怎么从火堆里出来的了,只知道,这四个俊男靓女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妇女们对天穹犯花痴,男人们垂涎青烟三女的美色。

  “一定是逃出来的货物,大家一起上啊!抓住他们,玩完之后再拿到黑市上去卖!”不知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贪婪都被带动起来,一个个红着眼睛想抓‘猎物’。

  青烟骂道:“这些人是有多变态啊,连树都不放过!”

  断肠草:“还有小草……”

  青烟怒吼一声,在人们惊恐的目光中,这个墨绿色长发的女孩儿的身体开始木化、植化……

  一棵参天大柳树屹立在村中,几十公里外都能看见柳树伟岸的身影。

  这些泯灭的人性,开始害怕,开始绝望,开始抱头鼠窜……但无一例外,所有人都被一根嫩绿的柳条洞穿了心脏。

  青烟不知道,自己这一举动,居然直接捣毁了警方一直头疼一个的毒品原料生产据点以及鼠帮的经济来源。

  天穹一把妖火焚毁了村子,火光照亮了王晴儿的俏脸,她高锰酸钾一般的紫黑色眼眸仿佛闪烁着慑魂的紫光。

  天穹看着她,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火海。

  从少年的角度来看,王晴儿的侧颜很美,因为火光的衬托,她的半边娇颜仿佛被镶嵌了淡淡金边。

  看了一眼少女雪藕一般的手臂,红发少年小心翼翼地靠近,握住她的无名指。

  王晴儿:“……”我是不是太凶了?

  虽然王晴儿还是不怎么理他,但心里也没有排斥,对这个有些憨的红发少年,她很感兴趣。

  “晴儿姐。”见王晴儿不排斥他,天穹胆子又大了些,靠着她更近了一点。

  王晴儿看了他一眼,眸底带着笑意:“干嘛?”

  “你觉得我坏吗?”天穹弱弱的问,有些忐忑。

  王晴儿被这小子取悦了,轻揉了一下他的红发,小嘴微掀:“不坏,你会保护我,对我很好。”

  天穹憨憨的笑了笑,挠了挠头。

  他也不清楚,自己当初那股死缠烂打的劲是怎么来的?

  随着王晴儿对他的态度改变,他反而怯场了。

  恶徒死了,冤魂们得到了解放,终于成功轮回,得到了解脱。

看着小子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王晴儿大方的伸出右手:“牵我的手吗?”

 2bnuvzxz33c.jpg

  “可以吗?”天穹有些受宠若惊。

  王晴儿冲他善意的点点头。

  于是,天穹不算大的手和王晴儿的小手交握在了一起。

  他的手是烫的,她的手是凉的。

  青烟一副奇怪的样子:“晴儿,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难为情啊?在皇朝那里,男的遇到喜欢的女的,当晚就上床了。”

  王晴儿扯了扯嘴角:“青烟,你别用你们那里的旧思想和我们这里的说。”

  “噢。”

  断肠草来了一句:“莫非这就是霸道总裁小说里的爱情?”

  天穹一脸呆:“什么是霸道总裁?”

  青烟:“同问。”

  王晴儿:“这小子不适合当总裁。”

  这帮妖怪里面,除了王晴儿,唯独断肠草是爱看书的,文字对她有很大的吸引力,倒是知道不少东西。

  ……

  另一边,东瀛海。

  “小辰,我都叫你让我搭你直接缩地成寸过去不好吗?非要开什么船?”

  “你瞅瞅你这开船的技术,半天没打着火,咱们上午十点钟来的,现在都下午两点了,连夏国境内都还没出去呢!”

  小九儿扒着船沿,小爪子正在奋力的划水调整方向,一头银白色的秀发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着金属的光泽。

  而王辰,正在驾驶舱里,满头大汗的在捣鼓发动机。

  “诶,点着了!”王辰这家伙总算打着了游艇的火,油门一踩,白色的游艇向前疾驰而去,直冲东瀛主岛。

  游艇的速度很快,在海上已经媲美鲨鱼的速度了。

  “九儿,进船舱。”

  小九儿进入船舱,把门关上,用淡水洗了洗手。

  她的双手因为吸收了过多海盐而变得有些发皱,随手拿起舱里的一袋薯片,撕开包装,一边吃一边笑话:“想不到小辰也有不会的东西啊,嘿嘿嘿,原来你不会开船。”

  船舱里有空调,小九儿脱掉鞋子,白皙的小脚丫在半空中晃荡着,一旁的椅子上放满了他们去超市买来的零食。

  正在驾驶座戴着船长帽的王辰不敢分心,不用灵力的话,他确实有很多不会的东西。

  而且开船的时候,整个身体总感觉向一边倾斜,仿佛下一秒就会翻了似的。

  他随口道:“你懂个屁,人无完人明白不?你的缺点比我还多呢,贪吃、爱哭、又懒……”

  “呵呵呵,还不是被你给惯出来的。”小九儿也不气不恼,嘴里的零食就没停过。

  王辰哑然失笑:“但是我愿意惯着你。”

  “少贫嘴了,专心开你的船。”小九儿声音懒懒的,但人已经趿着鞋走过来,手上把一块薯片伸到王辰嘴边。

  王辰不客气地一口咬下,舌头轻舔到她莹白的指尖。

  “九儿,其实我觉得咱们的生活节奏放慢些也不错,这样子开着船去多好啊,还能沿途欣赏风景。”

  小九儿打开窗子,把头伸出去,海风将她一头光导纤维一般的漂亮银发吹起,船里的冷气,立刻被新鲜的海风灌溉,还多了一丝淡淡的奶甜味。

  “小辰,生鱼片寿司是什么味的?”来之前小九儿就听过王辰讲东瀛对鱼的吃法,其中寿司是她印象最深刻的。

  王辰回答不上来,“这个我没吃过,只是听说而已。”

  小九儿又滔滔不绝的问:“还有三文鱼刺身,金枪鱼刺身,为什么东瀛和猫一样爱吃生鱼呢?”

  王辰耐心回答:“这个我不清楚,饮食文化和他们的环境有关吧。不过九儿,你去了东瀛绝对会很受欢迎!”

  “为什么?”

  “因为你是猫妖啊!”王辰嫌一直踩油门太累了,干脆把挡挂在那,让游艇匀速行驶。

  “东瀛,可是二次元猫耳娘热爱者,你可是真的猫妖,耳朵尾巴都是真的,小朋友们绝对会喜欢你的。”

  “哦对了。”王辰补充道,“还有你脖子上的项圈,这么多猫耳娘萌系元素全集在你身上了。”

  “那可不一定。”小九儿看了王辰一眼,笑得神秘莫测,“如果我是本体状态,估计她们就会把我列入不吉利的象征了。”

  说着,她出水芙蓉般的俏脸滋生出白毛,银色的瞳孔变成竖瞳,竖瞳中间是灰色的,指尖长出银白色的骨爪;可爱性感的小虎牙变成又长又锋利的剑齿。

  头发变得硬如钢针,身上的兽化越来越多。

  “不。”看到她这幅人不人,兽不兽的样子,王辰没有一丝害怕,还有兴趣反驳,“我上网查过,东瀛有很多势力或者村庄都会供奉一些奇怪的生物,那种生物越强他们越崇拜,认为那种生物能为他们带来好运。”

  “比如河童,但有没有真正的本事我不知道,但是你——”

  王辰凝视着小九儿那双亮银色的星瞳,中间那点灰却没有映照出他的影子来。

  看着小猫妖这副呆呆的等待样子,王辰又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毛茸茸的白皙脸蛋,像一个绒球。

  “九儿,在地球上你是真正拥有那种能力的,别忘了咱们可受过白泽的气运加持!”

  “这样的吗?”小九儿也知道自己这幅样子是吓不到王辰的,干脆变回正常的样子。

  王辰又没忍住,撸了她那油光水滑的毛发,又掀起她鼻梁上的刘海,在她的眉心下轻落一吻。

  占完便宜,他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掌控方向盘,不去看小九儿那羞红的俏脸。

  “小辰,你好过分啊。”因为要掌控方向,所以小九儿不能收拾他,只好重新坐回座位上吃零食。

  吃一口,又摸一下脖子上的项圈,就拿出一颗苹果,一口吞了下去,再吃零食。

  好家伙,万年灵果当零食啃。

  王辰忍不住道:“九儿,你小心拉肚子。”

  一边吃油腻的膨化食品,一边吃万年灵果,真够豪横的。

  小九儿脖子上的守护之环是一个小世界,而且里面还有很多金属矿藏,她现在可是一个十足的小富婆。

  小九儿满不在乎:“放心啦小辰,你的九儿现在可是渡劫境的大妖,还以为我是之前那个犯了胃病的小家伙吗?这钢铁之胃绝对杠杠滴!不会有事的。”

  王辰:“但愿如此。”

  但小九儿却没有想过,这可是万年灵果啊,发生化学反应的话,她的胃也有可能受伤的。

  到了下午五点多时,终于到达东瀛海岸,小九儿把吃了一半的零食全都收进守护之环里。

  码头接人的老板看到小九儿,尤其是看到她头顶毛茸茸的尖耳朵时,眼睛顿时亮了,抓着王辰问:“ こんにちは、この猫耳娘はpassのどの番ですか?私も行ってみます!”

  (你好,这只猫耳娘是pass哪部番的啊,我也去看看)

  好在王辰偶尔看日漫,倒也学会不少东瀛的语言,回应道:“いや本物の猫だ。”

  【不,她是真的猫】

  老板两眼放光:“ああ、すごい!夏の国の本当の妖怪を前に闻いたことがあって、今见ると、本当に有名なの!”

  【哦,早就听说过夏国有妖怪,如今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辞别了老板,刚出码头,小九儿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弓着背,一副受了伤的样子。

  “小辰……你等一下,我要去厕所……”小九儿尴尬地扯了扯前面王辰的衣袖,和王辰说了一声就冲厕所去了,速度之快,令人遥不可及。

  她本来想用妖力抵抗肚子里的疼痛,结果根本没有用,反而越闹越厉害,仿佛下一秒就会一泻千里。

  王辰有些好笑,也许没人能想到,一位渡劫境的大妖会闹肚子吧。

  “不过,九儿刚才好像没带纸……”王辰挠了挠头,去一旁的小摊位上买了个卷筒纸。

  “王先生!”在王辰回头时,他的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身后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音。

  身后的人约莫二十七八岁左右,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不起眼的黑色在这码头反而非常醒目。

  他没有留胡子,长着国字脸,笑起来时一口白牙。

  “你是……”这人生地不熟的,王辰也不认识这个人,心里默默警惕起来。

  “哦,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松野觉,暗影门大长老。影王门主有事无法脱身,所以让我来接您。”男人操着流利的中文,笑得挺爽朗的。

  周围的旅客听到【暗影门】三个字时,无不对他露出敬佩的神情。

  王辰恍然:“松野先生,幸会。”

  “诶。”松野觉点头弯腰致意,“现在我们是直接去暗影门,还是先去玩一下?东瀛也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文化和夏国相似,你们应该也能适应。”

  “不。”王辰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先等那家伙回来。”

  “谁?”松野觉不解。

  王辰挠了挠头:“按照你们这的说法,应该叫猫又吧,或者叫猫耳娘更合适。”

  “猫耳娘!”尽管震惊,但松野觉得声音并不大,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火热的崇拜,“是那位猫妖大人吗?让夏国还有咪国下了一个月雨的存在?”

  因为恶劣天气太过扎眼,咪国和夏国受到恶劣天气影响的事情早已弄得全球皆知。只不过咪国是一直损失,而夏国基本没有损失,反而对生态环境的调节起到一定作用。

  王辰闷笑:“算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