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新(一读下面就滴水的短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10.19 娱乐花边 1880

“今天就是来找藏宝图的?”颜越盯着她的脸,目光犀利。

  苗芷叶头垂得更低了:“是,不过我是有苦衷的。我答应皇上来王府,是因为冷宫实在太苦了,吃的是冷饭,还吃不饱,每天还要干粗活,累活,晚上冷宫跟外面一个温度,冷的让人睡不着,还有人,总想找机会弄死我。”

  “我想活着,我想离开皇宫,所以皇上找上我的时候,我就假装答应皇上。”

  “王爷,我没想过要害你,更没想去向皇上举报你,我只想离开皇宫,过几天不愁吃穿,不用再提心吊担的日子。至于藏宝图,我只是好奇,就算是找到了,也不会献给皇上的。”

  苗芷叶说着说着,穿到这年代后所吃的苦、受的罪顿时从心里涌出,眼里委屈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啪嗒啪嗒掉在地上,怪招人可怜的。

  “你不去向皇上邀功,拿什么给你父亲平反,怎么救你弟弟,皇后之位你坐得上吗?”见她这样,颜越的眼中戾气缓缓退去,语气也没有了那么多棱角。

  苗芷叶抹了下眼睛,抬起头,倔强地迎向他的目光:“我才不稀罕当皇后呢,我苗家九族都被皇上杀了,就算是平反,人都死光了,就算追封个王爷又有什么用。至于我弟弟,如果他真的还活着,我会自己去找,如果找不到,说明他当初本就是死了,或者,他在某个地方好好地活着呢。”

  “王爷,我不想死,你放过我吧,我会守口如瓶,我和谁也不说,我会装作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王爷……”

  呜呜!苗芷叶越说越害怕,禁不住哭出声来。一张精致的小脸,沾满了泪水,楚楚可怜。

  颜越盯着她半晌,伸出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抬起胳膊用袖子粗暴地在她脸上抹了几把,苗芷叶本就白嫩的小脸被他这么使劲一搓揉,顿时成了小红脸。

  “你真的不会告诉别人?”颜越盯着她的眼,语气稍微放软了些。

  苗芷叶抽搭着:“我发誓,我拿肚子里的孩子发誓,如果我把你的事告诉给第二个人,就让我出门被雷劈死,被车撞死,难产……”

  “好了。”颜越喝住她。

  苗芷叶见他脸上的寒气有所回暖,小心地望着他,语气里带着绝处逢生的喜悦:“王爷?你不杀我灭口了吧?”

  颜越冷哼了声:“嗯,你到我身边想偷我东西,死不足惜,可孩子是无辜的。”

  孩子?

  苗芷叶抹了两下眼睛,盯着他,试探着问:“王爷?你是什么时候,好的?”

  颜越歪着头,斜眼看她:“四年前。”怎么?你有意见?

  苗芷叶咬着唇,瞪着他,“四年前!你既然不傻,那冷宫的那次……你,你怎么不反抗?”

  颜越象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她,“有人给你下药,难道还会让我清醒?我看你是傻子吧!”难道她以为他会对一副骷髅感兴趣?

  苗芷叶:“……”

  既然保住了命,苗芷叶也不再怕他了。端起他面前的杯子一口喝光。刚才还以为自己要没命了呢,吓得她象脱了水的鱼。

  见她牛饮一般,颜越又给她倒上一杯。

  “王爷,四年前你是怎么好的?”听说皇上寻遍天下名医都没能让他恢复。

  苗芷叶端起来又一口灌下,然后盯着他,装了四年的傻子,这演技可不一般了。

  “你想知道?”

  苗芷叶疯狂点头。

  “来,坐下,让本王给你从头讲起……”颜越拍拍身旁椅子。

  苗芷叶听话地过去坐下。盯着他略有些严肃的双眼,看他的花瓣唇一开一合:

  “西北边关连年战乱,民不聊生。从小,我就立志要让边关百姓过上平静的生活,于是,我十四岁那年说服父皇上了战场,与将士们一起上阵杀敌。”

  “十八岁那年父皇忽然离世,我回京奔丧,结果还没到京城却遭遇不幸,性命危机。几天后我醒了,却变成了傻子,世人只知我受伤是因连夜暴雨,山体崩塌被巨石砸中,却不知这一切都是当今皇上颜康暗中所为。是他叫人埋伏在我回京的路上,用黑火药引爆山体,遭成滑坡,把我压在泥石堆里。”

  “父皇在世时曾属意于我继承大统,但我重伤后亏了心智,不再是一国之君的首选,国不可一日无君,颜康顺应群臣意愿顺理成章登上皇位。”

  “五年里,他把我囚禁在靖王府,表面上对我关心备至,实际暗中藏着杀心。我在军中旧部和朝中旧友受我连累,死的死,流放的流放。靖王府里也安插了他的眼线,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老天不绝我,在我受伤半年后,董寒出现了。董寒医术罕见,少有人知,在西北,我曾救过他一命,他知道我受伤后,费尽心思混进王府,用他祖传医术替我去除头中瘀血。几个月后,我恢复了神智,但此时颜康已坐上了皇位。”

  “我知道颜康对我诸多忌惮,如果颜康是个一心为民的明君,我宁愿委屈自己一辈子当个傻子。”

  “可颜康完全让我失望,让百姓失望,他就是个昏君,为了贪图享乐,为了修建行宫,竟然挪用修建水利的银子和边关将士的军饷,完全不管将士的安危和百姓的死活。”

  颜越顿了顿,“这宅子是我旧部在三年前修缮的,也是我设计让皇上选了这里安顿我。密道这一头是个普通宅院,是我和我的旧部会面的地方。如果你把这件事向皇上告发,死的不仅是我,还有姨母一家,还有这些年替我筹谋的将士旧部。”

  颜越盯着她,目光纠结:“我不怕死,但我不想连累他们。你懂我的意思?”

苗芷叶愣怔片刻后,赶紧点头:“我懂,你是个好人,是个为百姓着想的好王爷,如果害了你,我就成了千古罪人,被人唾骂,人人喊打,王爷,你放心。我回去就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做梦都不会说出去的,就算给我上刑,我也咬牙坚持不会说的。”

 0j04sfvzxet.jpg

  颜越见她赌咒发誓的样子,忍住了笑,

  “那么?既然你是不想回宫,想跟着我,继续当傻王爷的王妃?”颜越好看的桃花眼带了些弧度。

  苗芷叶点头,抽了下鼻子:“我就是这么想的。如果,如果你嫌弃我,不想留我,那就给我一笔银子,我可以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我自己的日子,我会把孩子养大,教他读书认字,我不会再改嫁,我会和孩子过一辈子……”

  “你休想!”颜越眉眼一立吓得苗芷叶从椅子上滑到地上。

  颜越伸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按在椅子上,“你是我的女人,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想离开我?门都没有。”当年的将军威严霸气在这一刻尽现。

  苗芷叶愣怔地看他半晌,才惊喜地绽开笑容:“这么说王爷留下我了?”

  “你胆子大,个性张扬,放你出去,哪天惹了祸连累我的孩子跟着吃亏。”颜越板着脸,却依旧迷人的要死。

  “你不是想等孩子生下来就打发我走吧?”

  苗芷叶总是有些不放心,攥着别人的把柄,有时可以谋来利益,有时却可以惹来杀身之祸。

  颜越用手指点了点她眉心,终于露出熟悉的笑容,“这个可以考虑。”

  苗芷叶又见他熟悉的笑容,心总算放下了,白他一眼:“忘恩负义,田原县刺客袭击时,我就不该挡在你身前……”害得她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孩子满生日后再考虑。”

  “亏得我给你做了那么多好吃的,腊肠炒饭,大饼夹肉,红烧野鸡……”

  “孩子开蒙后!”

  “我还像哄孩子似的哄你睡觉,给你讲故事,给你当娘……”

  “就算我死了,你也得守着我儿子,哪儿也不许走!”颜越终于笑出了声。

  苗芷叶一双晶亮的杏眼直直地望向他,这么好看的男人要归她了?他不傻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吧?她用手掐了下胳膊。

  “啊!”

  颜越推开她,皱眉:“掐我干嘛?”

  苗芷叶嬉笑:“我只是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苗芷叶一颗心放肚子里了,知道事情败露的魏东和康义心却打起鼓。

  魏东眉头拧得快成花了,“王爷,您的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要不,属下去把她除掉。”除掉苗芷叶很容易,随便让她出个意外就可以。

  康义一张脸黑得像炭,“我看王妃不像能出卖王爷的人。”这些年,王爷一直在外人面前演戏,可自从苗芷叶来后,王爷脸上的笑才不像是演的,而像是发自内心的。

  “像不像能写在脸上吗?留着她就是个祸害,说不定哪天就把王爷给卖了。”魏东冲他吼。

  康义抬眼瞥他,没再吭声,事关王爷生死安危,康义就是再想替苗芷叶说话,此刻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答应皇上来靖王府,只是想保住孩子,找一条活路,你们放心,她不会害我。”颜越声音清冷,面容有些憔悴。

  魏东:“那孩子……”

  “是我的!”

  冷宫那日颜越从床上的那几处血痕和自己身上沾染的血迹可以肯定,苗芷叶以前并没有和皇上圆房。

  魏东:“……”你的?你确定?

  “王爷,您这样做,太冒险了。”魏东还想再劝。

  “我知道,我有分寸。”

  颜越既然选择相信苗芷叶,就不会再怀疑她,苗芷叶对他没有恶意,心地也是善良的,从田原县刺客袭击一事他就看出来了。

  刺客杀来,目标是他,她本可以躲在椅子底下,保自己安全,可她没有,用她瘦瘦小小的身体挡在他面前。虽然就算没有她的存在,颜越也不会危及生命,但她做了,让他心里深处小小的触动了一下。

  还有他故意作闹,她哄他的时候,眼睛里没有敷衍,完全是把他当做孩子来哄,她那么有耐心,像是面对自家的弟弟。

  还有沈夫人,对她说不上好,还有点坏,可她却不计前嫌帮她赶走沈青云,制止流言,还沈荞安一个清白。

  这样一个女子,他不信她会出卖他换那皇后之位投入昏君的怀抱。

  “王爷,要不,再安排几个暗卫保护王妃?”

  康义知道苗芷叶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但王爷的危险又加重了一层。暗卫是保护王妃,更是监视王妃。

  颜越思量片刻,点点头。

  为了让他们放心,他不介意多派几个人在苗芷叶身边,就算是间接保护她吧。

  这天夜里,注定是个不眠夜。苗芷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侧过身,枕着胳膊借着月光偷看颜越。

  颜越的侧颜很抗打,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梁,两扇浓密的睫毛像两扇小刷子一般微微翕动。

  她禁不住伸手去轻轻去戳他白皙的脸,一下两下,呵呵,没想到王爷的脸还挺有弹性。戳了几下,苗芷叶觉得不过瘾,又支起身子,伸手去捏他的脸,手感真好,皮肤细腻Q弹,胶原蛋白很足。

  松开他的脸,苗芷叶作死地又去摸他的唇,她很少看到有人的唇长得这么好看,花瓣形,嘴角上翘,如果不看眉眼,仿佛像一直在笑。

  这样的唇,如果亲上去,不知是什么滋味……心里想着,苗芷叶不觉得凑了过去,才俯下身,颜越忽然睁开眼睛,苗芷叶吓得撑着身子的手一软,直接砸在颜越脸上。

  “啊!”

  颜越惨叫,苗芷叶赶紧弹起,“王爷?你没事儿吧?”

  “叫人备水!”颜越捂着脸就坐起来。

  苗芷叶不禁有些恼怒,不就摸了他几下嘛,至于要水洗脸吗?

  外屋碧螺听见内室声响,端着灯匆匆进来,“王爷,王妃,出什么事了?”

  苗芷叶掀开幔帐,才要吩咐她备水,就听碧螺惊呼:“王爷?您流血了?”

  苗芷叶赶紧看过去,只见颜越雪白的里衣前襟有鲜红的几块血迹。再看他捂着脸的手,正在往下滴血。

  天啊,她闯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