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深又粗h粗暴-将军好大好深奴婢不要了

2021.10.18 娱乐花边 905

“艾玛,真香,格外的香。”刘半夏说道。

  “嘿嘿,想刺激我?还差点火候。”王超笑眯眯的说道。

  “本来是打算请你吃点更好的来着,没想到一个猪蹄就打发了。不客气啊,开心的吃吧,挺好的。”

  “为啥?我就说呢,今天咋好像有些不对劲似的呢。”刘半夏问道。

  “上次你是不是跟小马说了啥啊?反正她就觉得我俩反正也都这么熟了,得考虑一下结婚要宝宝的事情了。”王超美滋滋的说道。

  “昨天晚上双方家长凑到了一起吃了点瓜子、喝了点茶,然后日子就定下来了。十一结婚,不过不宴请外人,就家里边的人凑一起吃个饭就完事。”

  刘半夏竖起了大拇指,“马警官就是这么给力啊,佩服、佩服。早知道这样,最起码也得让你到进宝请我吃一顿啊。”

  “凭啥啊,到你家的饭店,还得我掏钱啊?”王超哭笑不得的问道。

  “那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刘半夏笑眯眯的说道。

  “没得说,到时候就在进宝定两桌吧。咱们这个关系,旁人也不会说啥。到了别人家的饭店,还真就不好说。”

  王超点了点头,“其实也是想跟你说这个事,现在统计人数呢,估计得三桌吧。到时候给打折啊,不用随礼,打折就行。”

  “那必须的,日子最好快点定。现在订婚宴的人太多,你们这个都稍稍晚了一些。”刘半夏提醒了一句。

  “嘿嘿,这不就是仗着有你嘛,要不然就得放到明年去了。”王超笑着说道。

  这也是实情,提前半年订婚宴,稍稍好点的饭店你就订不到,这真的不是开玩笑。

  不过有他跟刘半夏这个关系,乔乔到时候怎么也能帮他们给挤出来。这是必须要办好的事情,不带有差的。

  说说聊聊的,把饭吃完,回到了急救中心之后,就看到苗瑞和刘依清凑到那位患者的诊床边上正在研究啥。

  “怎么了?”

  走过来后刘半夏问道。

  “刘老师,刚刚患者有了横纹肌溶解的症状。已经开始调整电解质,恢复酸碱平衡。”苗瑞说道。

  “好家伙,又一个横纹肌溶解啊?今天跟这个干上了是咋地。还有别的症状吗?”刘半夏问道。

  “别的暂时没有发现。只是有低血压、低血氧,但是也不是很严重。给了一些升压药,给了氧气。”苗瑞说道。

  “我们也对他的手腕和脚腕进行了检查,没有发现色素沉着,基本上可以排除掉肾上腺皮质减退。”

  “确实,如果有了这个病症的话,也可以解释他的行动和血压问题。是不是受到了上次接诊那位小朋友的启发?”刘半夏问道。

  苗瑞点了点头,“患者还有头痛、恶心、呕吐的症状,我跟刘依清也怀疑是肉毒杆菌食物中毒来着。”

  “不过检查了他的口腔,也没发现有潮红表现,目前咽肌也正常。而且患者的血压表现也是低血压,瞳孔反应也不错。”

  “现在我们正在讨论,会不会是也被俾虫咬伤后引起的一系列反应。跟他的家属也联系了一下,他并没有出国旅游史。”

  “哦,对了,他的父母就快到咱们这边了。我们的考虑是,等他的父母到了之后,再询问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一些收获。”

  “好,那就把患者的病症表现统计一下,然后等他的父母到了再说。瞳孔反应正常的话,应该也不是现在有了颅内出血的情况,搞不好真的可能是有了一定程度的脑挫伤呢。”刘半夏说道。

  这是他所担心的,也是让他觉得有些郁闷的。

  脑挫伤跟肺挫伤的情况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也会变得更加的危险。

  单纯的脑实质损伤而软包膜完好,就是脑挫伤。但是很多时候,都是跟脑裂伤并存的,很多时候也会别称之为脑挫裂伤。

  摔伤、击打伤、爆炸伤等等,都可能会成为脑挫裂伤的病因。

  从患者现在的表现情况来看,脑挫伤的可能性有些大,目前的前期症状都很符合。

  好在发现得及时,经过了电解质的调整之后,患者并没有发生急性肾损伤的情况,血压和血氧的情况也有所改善。

  但是这个情况恐怕也只是暂时的,如果没有把病因给找到的话,目前的所有操作也都是在治标而已。

  “刘老师,这两位是患者的父母。”

  刘半夏正看小儿普外科手术的资料呢,苗瑞领着一对夫妇走了过来。

  “他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呢?比如说在家里边走路会经常磕磕绊绊之类的,他的酒量往常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一直都挺好的,大华也比较喜欢干净。”患者的母亲说道。

  “医生,刚刚这位医生也说了,是不是摔的这一下,把脑袋给摔出了问题啊?要是做那个什么脑增强,我们也做。”

  “这个咱们还是先等等看。”刘半夏说道。

  “我们之所以会打算做那个,是因为担心他的颅内有血肿的情况。不过现在他的瞳孔反应挺好,还没什么问题。”

  “你们仔细回忆一下,他过年应该回家了吧,那段时间也没什么异常的表现?因为他今天的情况是本来就有些走路不稳,然后才摔倒的。”

  夫妻俩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大华呆到了初二就回来了,在家也没呆几天,说这边的工作忙。”

  刘半夏有些挠头了,还以为能够从患者的家属这边获得一些消息呢,现在看来也是啥都没。

  “没办法了,查免疫吧。然后在给患者的体表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免疫系统的疾病。”刘半夏想了一下说道。

  因为这位患者步姿不稳的表现在前,所以他的病因肯定也是在脑袋磕碰之前。

  跟今天上午的那位疑似遗传性线粒体病的患者还是有所不同的,那位是直接车祸送医。电动车也是车嘛,都装出来了肺挫伤呢。

  “刘老师,刚刚接到了消息,那位患者就是遗传性线粒体病。”

  苗瑞刚带着患者的父母离开,刘依清就跑了过来。

  叮!伤势表现严重的患者任务完成

  获得经验值200点,荣耀值+15点

  本次任务评级为完美级,获得经验值400点,固化石1颗,荣耀值5点+20点

  系统的奖励啊,略显抠门。

  经验值给的倒是多了一些,可是荣耀值也缩水了很多啊。

  不过现在也是真正的放心了,虽然这个病同样是无药可医,属于一种基因上的遗传病,但是能够进行控制。

  还没等刘依清出去呢,苗瑞跑了回来。

  “怎么了?发现问题了?”刘半夏问道。

  “刘老师,患者的腿上和左臂上也有几块瘢痕组织。这个,是不是有些不正常啊?”苗瑞问道。

  刘半夏皱起了眉头,这个情况确实有些特别。

  除非这个人经常干仗,才会给身上留下这么多伤,产生这么多瘢痕组织。

  放下书本,刘半夏跟着苗瑞走到了患者的诊床前。

  确实跟苗瑞描述的一样,这位患者身上的瘢痕组织有些多,但是又不像是那些有创口缝合后留下的瘢痕组织。

  “他身上这些瘢痕组织怎么弄的?”刘半夏问向了患者的父母。

  “我们也不知道啊,他回家的时候呆的时间都很短,也不在家里边洗澡,还挺爱干净的,都是用自己的碗筷吃饭啥的。”患者的母亲说道。

  “你说的干净,就是他的所有用品都是自己用?”刘半夏一下子紧张起来。

  患者的母亲点了点头,“是啊,他说现在都倡导用公筷夹菜,养成习惯了。”

  刘半夏的心里边“咯噔”一下子,要遭啊,脑门上的汗也冒了出来。

  先看了一下苗瑞,还行,现在都戴着手套呢。

  跟大家使了个眼色,走到了帘子外边,“这位患者需要隔离,做好防护,送到隔离病房,然后再采血做梅毒相关检查。”

  “好的。”

  听到他的话,边上的护士赶忙应了一声,然后招呼着别的人,一起操作起来。

  “你们俩,也给自己好好消毒一遍。”刘半夏又看向了苗瑞和刘依清。

  “刘老师,我们都有戴手套和口罩,也会用洗手液洗手。”刘依清说道。

  “那还行,去吧,安全第一。”刘半夏点了点头。

  “医生,你说啥,你说大华得了梅毒?”患者的母亲有些不淡定了。

  哪怕不是医生,也知道这个梅毒是啥,那可是很操蛋的病,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目前的倾向性很明显,你们也先别着急,先等等看我们的实验室检查啊,会做加急处理的。”刘半夏安慰了一句。

  心里边也是乱糟糟的,因为这位患者目前的指征和他母亲的话已经很明显了

患者的这个情况,真的给刘半夏吓得不行。因为如果真的确诊梅毒的话,这是有着强大传染性的。

 2bnuvzxz33c.jpg

  而且按照小伙子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已经发展到了三期。也就是说,他最初发病的时间,最少是三年前。

  “你今天不去买彩票吗?”王超凑到了他的身边。

  “反正我觉得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买彩票的中奖几率挺高。一个线粒体遗传病,一个梅毒三期的患者,不得了啊。”

  “错了,这是疑似。”刘半夏一本正经说道。

  “忽悠谁啊?基本上就可以确诊了。手上和身上的那些瘢痕组织,就是皮疹溃破后形成的。”王超说道。

  “患者还有那个所谓的爱干净的好习惯,那是爱干净吗?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咋回事,怕给自己的父母传染上。”

  “不过我就纳闷了,现在又不是以前,就算是有了梅毒,积极治疗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咋就让它发展到了三期呢?”

  “哎……,估计是当初的治疗不彻底呗。这玩意其实还是蛮烦人的,而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他现在恶性居高还是良性居高。”刘半夏叹了口气。

  “三期往往都会侵犯身体内的器官,包括他现在的一些症状表现,我觉得就很有可能了。等一会儿确诊结果出来了,再好好检查一下吧。”

  他也知道,基本上没跑了。刚刚王超说的那些,也是他的诊断依据。

  身上这么特别的瘢痕组织,如果是一两块,可能还没啥。但是现在这么多块,这就是很不寻常。

  当然了,除了实验室检查以外,还可以给患者做更细致的查体。一般在会阴和肛周附近,还会有梅毒疹的表现。

  但是他的父母在,而且现在也有更准确的确诊方法,就不用做得那么直接。

  “这个也得跟上级报告了吧?”王超问道。

  “得报告,毕竟传染性很强。而且还容易胎传,这可是真麻烦了。这么长时间了呢,也不知道他在这方面有没有注意过。”刘半夏说道。

  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要发生什么事情可是真的说不准。

  “刘老师,可以确诊了。”苗瑞走了过来。

  “得了,跟上级报告吧,相关的询问工作交给他们,接下来咱们还得给他治疗。”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你忙去吧,我去报告这个事。”王超点了点头。

  三期梅毒的危害太大,别看小伙子体表处表现得不是那么可怕。身体里究竟怎么样,这个真的有些说不准。

  他的醉酒状态、横纹肌溶解,搞不好都是因为梅毒引起的。

  “已经确诊了,他这个是三期梅毒。不过是良性还是恶性的,还有待进一步检查。”刘半夏来到了患者父母身边后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患者的父母都无法接受。可是他们更知道,医生不会拿这个事情开玩笑。尤其在刚刚,还是那么认真的对待。

  “我知道,他肯定是什么都没跟你们说。”刘半夏说道。

  “我们也需要仔细检查一下,看看梅毒究竟侵入到了他的身体什么程度。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应该已经影响到了中枢神经系统。”

  “所以我们给予的治疗药物就是普鲁卡因青霉素肌肉注射,但是我们也需要进一步检查,看看对他的内脏器官和骨骼,是否也有了侵害。”

  “所以呢,接下来就会给开一系列的检查单子。同时也希望你们在他稍稍恢复之后,能过做一定的劝解和安慰工作。”

  “医生,那大华会死吗?”患者的母亲问道。

  “目前我无法给你准确的答复,得看梅毒侵害的范围有多广。他平时是不是有抽烟喝酒的习惯?而且瘾头比较大的那种?”刘半夏问道。

  患者的母亲点了点头。

  “对于梅毒携带者而言,抽烟、喝酒的患者预后往往都比较差。因为烟酒对于人体的免疫系统影响很大,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在前期治疗的情况不是很彻底。”

  他倒是想安慰一下这对父母,可是现在说啥安慰的话也没有用。毕竟这个病真的发展成了恶性的,对于生命也是有很大威胁。

  先给药,查体表。然后再做胸腔和腹腔的检查,看看有没有病变的影响。

  这是苗瑞接诊的患者,所以接下来的活也都是他来负责。

  随着一项项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刘半夏都不知道该如何跟患者的父母讲了。

  腹腔内的淋巴结有多处被侵犯,肝脏上还有两个小的树胶肿。右侧膝关节有肿大和积液表现,这是已经侵犯到了关节。

  而在升主动脉弓上有一个三厘米左右大小的动脉瘤,这代表着也侵犯到了心血管系统。

  “老陈啊,你先看看这个动脉瘤咋样。”刘半夏将陈学海叫了过来。

  陈学海仔细的瞅了瞅,“原则上来讲,梅毒性动脉瘤这么大的都可以暂时不管,它们极少会发生夹层分裂。”

  “而且你这个患者吧,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程度了,肯定对肺部和附近的淋巴系统也有侵蚀。”

  “个人的建议,先保守性抗病毒治疗吧。有了一定改善以后,再考虑手术的事情。肝脏上的环形病灶就是树胶肿了吧?”

  刘半夏点了点头,“现在他是全身大部分器官都被侵袭了,肝脏这里,我们打算做个活检看一下是良性还是恶性。”

  “不过从这些年的发病情况来看,恶性较良性所占的比例更大一些。尤其是他这种情况,扩散范围比较广的。”

  “其实在咱们国内这样的患者还真的不多见,我在国外接诊的一些流浪汉到是经常有三期的表现。”陈学海说道。

  “不管咋说吧,小伙子是自己把自己给耽误了。如果他不是讳疾忌医,完全遵照医嘱,一二期的梅毒治愈率还是很高的。”

  “好家伙,你在这方面了解得很透彻啊。”刘半夏说道。

  “这算啥?不说每个月都得接触一到两个HIV携带者也差不多。”陈学海无所谓的说道。

  “他们那边的情况太混乱了,表面的风光远远无法掩盖内里的肮脏。很多衣着光鲜的中上层人员,也是这样。”

  “基本上都快吸.毒合法化了,各种聚会每天都在举行,可想而知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即便是一些高档社区也是如此,只不过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罢了。”

  “就跟电视里演的一样?”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陈学海乐了,“有些地方实际比电视上演的更严重,影视作品的表现还是有些保守了。”

  刘半夏是真的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反正他就觉得刚刚这番话,是真的刷新了对外界的认知。

  然后他就觉得生活在华夏真的是很幸福的,最起码不用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干扰,也不用担心那天被一颗自由飞翔的子弹给击中。

  跟陈学海讨论完了,也得把这些情况跟患者的父母交代一下。

  对于他们来讲,这也算是噩耗了,可是并不能因为是这样的消息就不告诉他们。

  接下来的追查才是重点,这么长的时间里,谁知道他又祸害了多少人啊。而被他祸害的人,又会祸害多少人?

  其实也可以说这个小伙子是比较倒霉的,虽然说梅毒三期往往也都会侵蚀内脏系统。

  但是更多的还是对神经系统的影响,像他这种肝脏、心血管都有发病的情况,真的比较少见。

  要不然也不会有一些人在潜伏很多年之后才会发病,肯定跟他的生活习惯也有关系。抽烟喝大酒,对于身体的损伤本来也比较大,让梅毒有了可趁之机。

  “刘老师,一会儿我给患者做活检采样吗?”苗瑞问道。

  “嗯,这位患者就交给你了。你在日常的照顾中也要多注意一些,不能马虎。”刘半夏嘱咐了一句。

  “好的。其实刚才我还真有些心慌,不过现在没啥事了。”苗瑞笑着说道。

  “这位患者的接诊,也提示了我们在接诊的过程中,做好相关保护的重要性。”刘半夏说道。

  “回头也跟实习生们多念叨一下,不能因为图省事就偷懒。虽然戴着口罩和手套确实有些不舒服,但是该戴还得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苗瑞点了点头,他也是很庆幸的。

  也算是因为刘半夏往常的嘱咐养成了习惯吧,接诊之前都会把手套给戴好。

  要不然就今天这位患者,指不定都会给他祸害成啥样。

  接诊过程中还有一顿午饭呢,要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院内扩散,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现在给患者送到了隔离病房内,这个情况就属于可控了,只需要在出来进去和护理的过程中注意好安全就行。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今天虽然没有经历过刺激的急救抢救,但是单单这两个病例也是很累心的。

  这也算是医生工作的日常吧,多少会有一定程度的危险性。

  但是也没办法,不能来了一个患者你就做HIV和梅毒的筛查,那样的话也是会出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