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龙霆在景佳人体内不出来-正确的性方式和技巧

2021.10.18 娱乐花边 1584

他不可能被小圈子信任,谁都不会拿自己的身家事业开玩笑。露出一点都是个事。但是对彼此来说都足够,有白凌薇和陈枫维系着,于琅能力和身份还有公司规模是足够的。

  加上还有正东投资在背后他也可以借力,便宜现成的,果然是机会主义者,这机会把握得还不够吗?聊了一会韩为示意和齐远有事要谈,于琅根本不在乎什么面子问题,这就是典型的商人。但韩为却知道曾经他也不是这样,只是为了事业和社会练就的。

  估计等年纪大了就好了。功成名就回归真我,而且目测他其实野心还是不小的,关键是手握两个顶流,偏偏一个是创始人之一,一个是自己公司培养的,外面羡慕嫉妒恨的对家不少。在小圈子里他可是背靠大树。

  去一边和几个女孩聊着,包括这个叫什么王瑾的。目测170,长得不错但身材特别好,一问之下果然是苝京舞蹈学院毕业的。那是国内顶级舞蹈学院,专业练习舞蹈还用说吗?

  倒是和孟霜儿很投缘,两人身高特长都差不多,而且同岁。一听说这里孟霜儿是要参加偶练3的,那正好又没有直接的竞争冲突,就更投缘了。至于Nancy和Somi,在她眼里明显有是同龄又是同学,虽然不是一个公司的,反而比同公司的关系更好。

  加上有李锦姜琪已经入行的可以传授经验,李锦大方自然诙谐接地气活跃气氛,于琅这里也最喜欢李锦,主要是李锦目前商业价值很高,而且已经出圈了,不局限偶像这一块。商务代言还有综艺节目甚至影视剧这一块,这一年韩为忙活董晴柔和孩子的事基本都不怎么管公司的情况,其实星空视频真的很捧李锦。

  资源这一块和吴海婻一个梯队的,孟琰琬和姜琪都差点。

  “有什么事吗?”

  齐远询问,韩为看看那边捉对聊着,对着齐远:“Somi这一块,就这样了。出道其实肯定的,这身材颜值我相信太过出类拔萃,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是不是C位,让她和Nancy抢去吧。”

  “这么自信吗?”

  齐远看着那边说笑的Somi和Nancy,他所谓的自信不是说Nancy能抢过Somi,而是C位不内定却直接表示她俩抢?视其他99个练习生如无物?

  韩为也听得出来,开口道:“第一季是练习生最充足的。随着第一季选完了,剩下的要么就是当初有事没参加,或者实力不足没参加,要么就是参加了但没选上。”

  齐远点头听着,韩为继续:“还有。第一季的时候我带Nancy观摩去了,那些练习生也算是有见识。当时都很庆幸那一季Nancy没参加,不然的话估计又要挤下去一个。而Somi我才是第一个看中的,只是阴差阳错去了绮丽传媒而已。两人的外形条件太突出,等开拍的时候看吧,要都是业务能力大差不差,基本这俩会一骑绝尘了。毕竟这一届也不好说会不会比第一季101更有热度。”

  齐远恩了一声,说Somi好还不愿意听吗?而且这也不是夸,是韩为这个制作人偶像市场专业人士的肯定。没错,他都是专业人士了。

  “我怎么听说好像官方有点不想让选秀节目搞下去的意思?”

  齐远好奇询问。

  韩为想了想,开口道:“是有这个想法,所以初八的时候会召集圈内所有大小偶像公司还有平台一起开会,刘助理会出席。大家一起讨论出个可行性方案来。”

  齐远点头:“刘洋是吧?”

  韩为恩了一声,随即疑惑:“你认识啊?再说你怎么收到风声?”

  齐远笑了笑,没回应,只是询问:“要不要帮忙?”

  韩为瞪大眼睛:“这忙你也能帮?”

  “能。”

  齐远皱眉:“不过大方向和大形势不会变。”

  看着韩为:“偶像这一块我也劝过先生,不说日韩,至少国内的乱象显现,市场刚开发不规范,良莠不齐还总出事。Somi如果进去就算洁身自好也不好说就不会沾染上。”

  韩为煞有介事点头:“何况……”

  齐远失笑:“没有何况。Somi本身就洁身自好,你如今也接纳她进来小圈子,不要那么小心眼。”

  韩为撇嘴看了那边一眼:“我根本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我是说她个人的业务能力以及咖位。要不是金先生……”

  “知道知道。”

  齐远笑着:“不过话说回来。齐焰迪的父亲应该过完年上班就差不多走流程转正了。你说外形条件太突出所以可以断层出道,齐焰迪当初怎么没出道?”

  韩为平静开口:“她第一季,里面太多花花草草了。她外形突出但没法断层,不说吴海婻孟琰琬,姜琪李锦也摆在那。要什么有什么,她是学表演出身的,除了外形,其他业务能力一般,唱跳可以但不专业。而且外形在我眼里是完美的,在外人来看就比较单一,太过甜美可爱,不像Somi和Nancy都有混血感,气质可以百变。而且天然就很打眼,这个没道理讲。”

  齐远点头:“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韩为看着他无奈:“我记得你帮忙的事,没必要总提醒。”

  齐远笑:“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加入小圈子互相帮忙应该的。就是不想你把对Somi个人的观感带入主观影响……”

  “她不配!”

  韩为打断:“别说我势利眼,要不是她父亲手眼通天,家世背景强大,这种和路人没区别的小透明我一般无视的。”

  齐远不服气:“那你当初第一眼见到就要拉进公司?”

  韩为开口:“那么潜力和实力是两回事。”

  示意齐远:“你放心吧。未来她能发展到多高成就不知道,毕竟她和Nancy都还年轻,一个20岁一个19岁,还是表演系专业。但至少以偶像出道来说,两人肯定是光芒闪耀的。”

  齐远点头:“那就好……对了。”

  疑惑看着韩为:“你找我有事?”

  韩为恩了一声:“记得金先生说给Nancy办转国籍的事,能不能顺手把另一个也办了。”

  “Somi?”

  齐远不解:“她不行。再说你让她……”

  “谁管她?!”

  韩为咧嘴打断:“你们怎么有点要送女过来的意思,总把我和她牵扯起来干什么?”

  看看周围:“我可都是做爸爸的人了。”

  “啊对。”

  齐远拍手想起,拿出一个金手链金脚链,这也有说道了。几乎都是和金锁性质差不多,小孩刚出生,以前医学不发达所以寄希望于迷信,压命让魂魄重一些这样不容易夭折。

  “这是于总送的。不好直说托我一起……”

  递过去给韩为,韩为看看于琅,果然于琅也看向这边,笑了一声。

  韩为颠了颠,收起来之后,齐远送了一个好大的金鼠:“大年出一出生,鼠年第一个生肖。打了个本命年金鼠给他,是个意思。”

  这金鼠手掌大小,而且手掌那么长,分量十足啊。而且兆头特别好,又不和金鼠重样。

  韩为笑着:“感谢。你们照顾我儿子,我照顾你们女儿。”

  询问齐远:“不然定个娃娃亲吧。等我儿子长大了娶Somi。”

  “呵~”

  齐远笑:“那Somi都多大了?”

  韩为扯淡嘛,没多说,齐远询问:“那你说顺便也转国籍的是谁?”

  韩为叫过李锦把金器送他办公室,嘱咐她不许监守自盗。被李锦啐了一口,拿起手机拨打:“先等会,我问问她。”

  “喂?”

  “是我。那件事你想怎么样了?”

  柳雨霏,韩为打给她。

  柳雨霏笑着:“还有什么想的余地吗?我那天也听出来了,因为和我第一次见面自然不可能话说那么透,但意思已经明白。未来肯定有限制,而且我其实更在乎的是网络上的网民和公众的态度变化。在十年前或许还没有抵触,甚至还觉得挺欢迎。现如今国家也是强大了,民众心态也不一样。就比如我这种只工作只拍戏没有什么黑点绯闻的,也一样被诟病。”

  韩为开口:“那就行了。你要是想好了我这边正好可以帮你一起办了。”

  柳雨霏惊讶:“你?找人替我办?我办了两年都没办下来。”

  韩为嗤笑:“你和我能比吗?不是小看你。”

  “哎呦~”

  柳雨霏笑:“是吗?怎么帮我办啊?”

  韩为看看齐远,示意柳雨霏:“你现在过来吧,正好人也在。”

  “哪?会所?”

  柳雨霏询问,韩为开口:“我公司。你来吧。”

  “现在?”

  柳雨霏惊讶,韩为不耐烦:“你就过来吧。给你办事你还磨磨蹭蹭的。”

  柳雨霏失笑:“这么痛快的吗?昨天问事你直接打电话叫人来,今天办事又直接叫过来。韩总这力度……”

  “我不管了啊。”

  韩为直接开口打断,柳雨霏赶忙示意:“你别闹,我现在过来。”

  随即挂断电话,齐远询问:“谁?就是你要帮忙的?”

  韩为点点头,对齐远来说也无所谓,就是好奇是谁。结果等人来了一看,于琅都特别客气的打招呼,其他几个女孩更是轻叫一声,围过去叽叽喳喳的一口一个雨霏姐。

  可见她的人气,关键也是平时特别低调特别仙,圈内都少见。

“介绍一下。”

 1e906b77f855e3ce8f630e1e2dc9419e.jpg

  “这位柳雨霏,这位是齐远齐总。”

  “你好。”“你好。”

  互相介绍认识坐下,于琅看这边事还不少,他自己也是大老板,一堆事时间也都安排很满,就先回去了。不过王瑾他特地留下让韩为帮忙照顾,等somi玩够了回去就跟她一起。

  其实过年嘛。somi或许就不回去了,和nancy一起玩有什么的?这才是他的目的,让王瑾可以和这几个一起先搞好关系。有一个算一个,不说已经入行的姜琪李锦,就是nani的关系这么好,加上韩为看重的孟霜儿,这未来都不是一般人。

  结识个人脉对她来说都是好事。这不就没多久直接见到他都很难轻易见到很低调的顶流一线柳雨霏。在韩为身边他就是人脉的代名词。其实王瑾也心高气傲的,但是在这里就不行了。除了因为年纪不小社会阅历很足不会轻易表露。

  也是重要一点在于,她在谁面前都傲不起来。

  姜琪李锦就算没入行,也是当年选秀节目的热点爆款成员。何况如今李锦和姜琪比她小那么多,却已经入行而且更红。尤其李锦看着接地气很大方,这里她是最有知名度的。

  至于nani,颜值这一块她就有点自惭形秽。

  也就同岁的而且舞蹈也很强的孟霜儿加上参加偶练和她不是一个节目的,她特别投缘。干脆看出来somi只和nancy好,哪怕和她同一个公司的她也不够着了,就和孟霜儿玩就行了。同岁都喜欢舞蹈还没竞争压力,玩得来。

  不过这些韩为就不管了,柳雨霏来就看到几个漂亮女孩在,然后nani,柳雨霏也笑着才表示终于知道原来那天陪跑考苝影的就是somi。那天还看了一眼背影。

  “nancy你过来。”

  这边柳雨霏和齐远认识后,韩为叫了一声。

  nani跟着一起。韩为皱眉看着somi:“混血儿是耳朵不好使吗?基因有利有弊是吧?我让nancy过来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自从somi对韩为印象比最初还差之后韩为更不客气了。金先生的女儿就惯着,韩为是这脾气吗?

  somi拉着nancy的手歪头看着他不说话,但也不走。

  齐远笑了笑:“你找我办事,还对她这个态度。过了吧?”

  韩为好奇询问:“我就怼她,我还就让你办事,那么齐总你办不办呢?!”

  齐远无奈:“办,肯定办。”

  韩为嗤笑:“是不是要尽心尽力?”

  齐远呵呵笑:“当然。肯定的。”

  韩为探身推了somi肩膀一下:“然后我还欺负她,你有脾气?”

  somi抬手:“你别碰我!”

  韩为过去又推一下:“我就碰你!不服单挑!让你一只手!”

  somi瞪眼,被nancy笑着抱住。柳雨霏好奇看着,韩为对着柳雨霏:“齐远是somi家的管家。”

  柳雨霏惊讶:“管……家?!家得多大!”

  “哎呀!”

  韩为赞叹:“我跟你说啊,突破你的想象。就苝京四合院都人家的,包括一半地皮也是人家家里所属。什刹海,大栅栏,王府井,这都是人家家里产业。”

  柳雨霏抿嘴笑:“是吗?”

  韩为询问齐远:“是不是?”

  齐远点头:“还有长.城和故.宫,除了忠难嗨。”

  “呵~”

  nani哼了一声,韩为对着somi:“人家就是在万众瞩目下降世,出生的那一天,金先生双手插着她腋下举起,对众生宣誓,她将是下一代的……”

  “狮子王啊?!”

  柳雨霏笑得不行,somi也瞪着韩为,脸颊红润忍着笑。

  “好了。”

  齐远无奈:“我什么都没说啊,你是不是色厉内荏?”

  韩为看看somi,摇头开口:“她不配!”

  “我走行了吧?!”

  somi站起:“不就是让我走吗?!”

  韩为瞪眼:“你给我坐下?!”

  somi惊讶,韩为开口:“你想来就来?你想走就走?!这里我说了算知道吗?!”

  齐远笑着拉着她坐下,对着韩为:“说事吧,也是做爸爸的人了,还闹。”

  “喂!!”

  韩为瞪他:“你这嘴真不是圈内的,给我说漏了怎么办?”

  齐远抱歉:“不好意思……我以后注意。”

  “哼~”

  somi嗤笑:“渣男。”

  “哎我特么的……”

  韩为挽起袖子站起过去,somi下意识躲在齐远身后,却瞪着他不服气的模样。

  “行了行了。”

  齐远无奈按着他坐下,对着somi:“不要乱说话。”

  somi撇嘴,其实早期她自然不会对韩为有渣男的想法,最多因为白姐和他有事。但是后来自己最好的朋友nancy他是帮忙解决很多问题,可你挟恩图报居然要求她以身相许,而且还是这么多女人的情况下,居然也已经做爸爸了。

  你居然还要撩比你小很多的nancy,这不是渣男是什么?

  nancy倒是比齐远更容易安抚somi,揽着她不让她多说。

  韩为一顿,好奇开口:“倒也是,这里好像都知道了。那就算了。”

  看着齐远:“是这样的。金先生不是说帮nancy转国籍吗?其实柳雨霏也帮忙当初给nancy培训演艺课程,指导她以外籍身份考入苝影。那一届正好也有somi。所以最近柳雨霏也有要转国籍的想法,甚至两年前就开始了。结果没通过,现在你让金先生帮忙,顺便把她俩一起办了吧。”

  齐远想了想,看着柳雨霏:“柳女士是有这样的想法吗?”

  柳雨霏开口:“是。我和nancy性质不一样,我很小和母亲移民美国,那时候我未成年监护人是我母亲,我自然随着她加入。这些年我一直在国内发展,从两年前开始考虑转回国内。”

  齐远点头:“具体什么原因我不需要了解,我只是想你知道想清楚,忠国籍很难加入。而且一旦加入你再退基本很难加回来。”

  打量柳雨霏,齐远开口:“好在你是和nancy都是华人,而且你在国内发展大家早认为你是忠国女演员,还有当时你未成年自然也就不算是自己放弃国籍。这能相对容易一些。”

  柳雨霏不知道齐远是什么人做什么的,还是什么管家?但韩为居然把nancy的国籍事务托他办,他也显得并不为难的样子,肯定是有本事的。

  “我想好了。”

  看着齐远:“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我需要做些什么?”

  韩为探身,语气诚恳:“是这样的。因为我这人情搭得有点大,所以你就需要补偿我,至于齐先生这里我还人情。”

  “呵~”

  nancy笑,柳雨霏看他一眼,笑而不语。倒是somi突然开口:“雨霏姐,没关系。这件事我帮你了,不用求别人。”

  韩为斜眼看着她,突然开口:“你信不信我说不给办,你讲话都没用?你以为你靠你爸就什么都能做?”

  somi扬头:“我愿意帮雨霏姐你也管得着吗?”

  韩为开口:“你试试。”

  “好了好了。”

  齐远笑着打断:“那就这样吧。”

  收起笑容看着柳雨霏:“等消息好了。”

  推着somi:“你和nancy去玩。”

  其实是让nani离开。

  韩为嗤笑一声,却是对着柳雨霏:“somi未来要在娱乐圈发展,你不是我们小圈子的人,这次是somi家里帮你办的,你人情记在somi身上就好。以后有机会提携照顾一下在娱乐圈。”

  柳雨霏点头:“应该的。”

  齐远目光变幻看了韩为一眼,嘴上各种看不上怒怼somi很皮很跳,但私下居然已经直接把柳雨霏这样的顶级一线大咖直接挂在somi身上,办事很稳妥也很大气的。而且这也是金先生想要的。

  “你为什么对他就这么抵触?”

  拉着somi在天秀传媒转,还没初八上班公司没几个人,自然倒也方便四处看看不会影响谁工作。

  姜琪李锦孟霜儿王瑾估计在那聊着玩着,nancy和她一边转一边询问。somi哼了一声:“以前只是觉得他目中无人,翻脸和翻书一样。后来他居然真的欺负白姐,我就印象更差。直到在美国他帮你摆平那些事,最后居然需要你用身体来偿还,我就认定他是什么人了。”

  看着nancy:“渣男!”

  nancy无奈:“我自己都没有不情愿,你替我抱不平?”

  somi揽着她:“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才不信你是喜欢他!关键就算你喜欢他,他那么多女人,我听齐远说他居然有了孩子做了爸爸。你才多大啊,这样都跟着他?!”

  示意nancy:“我帮你。不管他对你家有过什么恩惠,我帮你偿还。你不用以身相许。”

  nancy开口:“我庆幸我靠自己可以让他帮我家里度过危机。不然你觉得我家人他除了认识我还认识谁呢?肯定不是冲着irene。”

  somi茫然:“你说什么呢?”

  nancy扶着她肩膀:“年纪不小了,或者说早晚要长大。不能什么事都让家里帮忙,如果是你自己的能力我欣然接受,可如果又是找金叔叔解决,我宁可用自己回报也拒绝你的好意。”

  somi眨眨眼,赞叹揽着她抱着:“所以你是我最好朋友,我永远没有你的深度和忧郁和内涵和气质和……”

  “欠揍?”

  nancy询问:“你是不是也没我这么欠揍?”

  somi忍着笑:“没有。更没你战力强。”

  nancy抬起手:“你想试试吗?敌人我打得多,朋友还没打过。”

  somi指着她身后:“飞碟~”

  nancy下意识回头不到一秒就知道上当,果然回身的时候somi已经笑着跑掉。nancy直接追上去,好朋友打闹,多开心?